星期三, 3月 25, 2020

【台北】Season 敦南旗艦店

Season,以甜點起家。早期最知名的大概就是台灣首例自己研究馬卡龍,對應著PH的作品,也算做出一番成就的甜點師傅。

獨立出來到大直開店後。坦白說,風格太花俏我並不是太喜歡。但,單就甜點品項來說,你/妳會感覺到是匠心獨具,有他自己的想法與品質的作品。

敦南店開立後,先前倒是都沒有機會拜訪過。沒想到今年一往來就連續來了兩次。店家,不大,小小的法式風情的樣貌,我倒是很喜歡。尤其是法式復古地磚,光看了都舒心。

由甜點轉由鹹食,Season對於鹹食,後來也開始有了興趣,嘗試地做了一些品項;今年初春,更有了一番新氣象,以『相信主廚』的型式,設計了一套含前菜、主餐、甜點,三樣式的早午餐料理。三道式料理乍看之下會覺得好像有點少,但,資源不無匱乏的時代,說真的,三品這樣吃來也夠了。

星期四, 3月 12, 2020

草莓季裡的期間限定@陳耀訓麵包埠

春天,就是吃草莓的季節,各家甜點麵包店都會在草莓盛產的季節裡因應一些商品。我已經晚了,等到前去店家一探的時候,只剩下三個品項;草莓三明治、草莓大福跟巧克力草莓夾心。

星期日, 3月 08, 2020

2020光陰地圖WK11 & WK12

Mar 10, Tue
魚與熊掌都想兼得的個性,再度發作。這到底是不夠務實只想靠運氣?還是貪心?還是??跑步的事情被疫情弄得很亂。明明就不是這麼認真的人,實在也搞不懂為啥這麼容易被洗腦,人家說測就也覺得跟著測;而既然要測就把變因搞到最小,有種早死早超生的感覺。問題是好不容易下定了決心,又每個人都跳出來反對,搞得我都迷惑了。

星期二, 3月 03, 2020

史上最瞎的2020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截圖取自3/2官網發佈的:OnLine Marathon Program

我怎樣都沒有預想到,在兩周前寫了東馬變動三兩事之後,也是奧運一指標的白金賽事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竟可以再搞出這麼荒腔走板的應變戲碼。

星期日, 3月 01, 2020

2020光陰地圖WK10

Mar 1, Sun
今天最重要的事情,莫過於東京馬拉松的菁英賽吧!

日本為什麼到現在還可以把武漢肺炎的防疫政策搞得這樣亂,導致於民間機構的活動也處理的曖昧不明,都是來自於七月要舉行的奧運啊!而東京馬拉松的這場,正是也是日本男子選手可以參加奧運的門票的倒數第二次機會,是以日本當地自己的選手都好整以待的看待這場競爭。關注的焦點大致上還是在大迫傑、設樂、井上大仁三者身上。

開電視看的時候已經跑了三公里多了。坦白說前面我沒有很專心看,專業級的選手前面都差不多,也都沒有甚麼好得別關注。只有大概看了一下順序,井上大仁緊跟第一集團;大迫則是看起來以不具攻擊性維持自己的輕鬆步調在第二集團裡;而設樂則一反之前MGC的態勢,保守的跟在第三集團中。

後續,大概都是維持這樣的節奏,直到32公里左右略有變化。井上大仁略感疲憊,大迫傑則開始加速,除了一舉超過井上之外,整個人仍是以不疾不徐的方式運行,即便35、36公里出現了側腹痛的態勢,兩條雙腿依然維持著穩定、輕快的節奏前進。這點,讓我看的是既緊張又佩服,因為看起來應該是很痛啊!可心境上竟然完全沒有被影響。就這樣,以冷靜、穩定自持的方式,沒有改變過的一路抵達終點,刷新自己的PB也翻新了日本國內紀錄。

星期日, 2月 23, 2020

2020光陰地圖WK9

Feb 23, Sun

對於這種科技產品,我實在也搞不懂到底是孽緣還是?早早買了這一支,純粹是因為覺得遲早有一天舊的會壞掉,趁新品上市又有折扣那就買來一隻當備存。買了後,因為還是習慣用舊的,遲遲沒有拿出來用;直到舊的錶帶斷掉,還真的有點不方便後才想拿新的,充好電,用用。

焉知,用不到五次,按鈕就壞了。麻煩得要命送修後,等到再拿回來的時候,變成腳壞掉了,根本就不能跑。即便拿回來一隻新品我也依然擺在泡泡紙裡連拆都沒有拆。

三個多月後,福靈心至,充好電之後又拿來使用。一開始呢藍牙轉存的狀態都非常的好;但有天睡覺睡醒來,發現怎麼樣都連不上了,重新設定也一直無法處理。最近事情實在太多,沒有心思放在這塊,想說頂多不能同步處理但拿個USB線接一接還可以處理那就好了。也不管他了。哪裡知道,除了這點之外,今天,跑了一個半小時後,都已經吃早餐吃了半小時了,瞬間在店裡,震動外加BB叫到我一度以為國家緊報發生甚麼事,五秒後反應過來是手錶,一看差點沒暈:上面顯示心率升高。但這種警示法搞到我一度都以為我本人要心臟病發了。

講起來有點像抱怨,但實則上是個很好的提醒啦!寧願多一分地注意也少一分的輕忽,造成不可逆的傷害。

星期四, 2月 20, 2020

關於2020東京馬拉松變動三兩事

我是連2020的抽籤,都沒有參加,是以這檔子事情之於我,沒有很大的影響性。但,這,是東京成為六大賽事後,首度遭遇停止一般跑者參加的狀況。還是紀錄一下。

新冠狀病毒(COVID-19)延燒後,亞洲各國的生活型態紛紛受到影響。暫且不評論,日本政府對待疫情的處理方式,這裡想要紀錄的還是東京馬拉松對此事的處理方式。

嚴格來說,我自己會認為東京馬拉松的主辦單位東馬財團也是受災戶,但,就全觀性來說,只能說日本人完全被東京奧運所綁架以至於對COVID-19病毒,保持著『還好吧!就一般性感冒吧』的想法,所以沒有甚麼積極性的作為。這點我是蠻想不通的,新聞都已經報了武漢以及中國大陸的狀態,怎麼還會覺得:還好吧!就一般的流行感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