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16, 2018

15th Full:2016名古屋女子馬拉松 Nagoya Women's Marathon

2018年的名古屋女子馬拉松都已經結束了,結果我竟然還在寫2016年的。乍看下有點好笑,畢竟,都已經過時很久了;可,有些事情,在經過沉澱之後又會有不同於當下的感覺,現在寫,我覺得也挺適合的。

名古屋女子馬,並不是我第一次跑了,第一次是在2014年,單槍匹馬。當時去的理由和一般的女生可能很不一樣,多數的女生可能都是為了賽後的那條完賽禮Tiffany而去的,坦白說,我那時沒想的那麼複雜,畢竟手上就有兩三條Tiffany了,我也沒女孩們那些豪情壯志:什麼自己的踢昏你自己跑。這完全不符合我的個性,我的個性是能花錢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以當時的心境來看,跑得累得要死得到一條跟直接花錢去買,這兩個選項,我還是傾向花錢去買了事(而且報名費不也差不多一條的錢?嗯?)至於為什麼報名?沒什麼動機,真的就是純粹只想看看全女子的馬拉松是什麼樣子而已。

我還記得賽後我的感覺是:好安靜!好秀氣好女生,好無聊啊~實在不太適合我。名古屋這個城市本來就沒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標,而那一年加油的人是很多,可是每個人都只是拿著既定的標語,小小聲又優雅的幫妳加油,和之前奈良路邊皆是歡聲雷動,內心隨時都感到澎湃的氛圍完全不同。我其實有點小失落。
可為什麼會再有第二次?一則跟我們本來想要壓寶的東京馬有可能會抽不上,所以壓了這場當預備,二則,我想跟我14年在等待區時及賽道上感受到的很有關係。
名古屋的城市景色雖然無聊,加油人潮滿滿卻略嫌不夠嗨分,但,有一點是無可比擬的,就是賽道上的眾女子。這些女子,不管是幾世代,老的、少的,很多都是兩兩、三三或者一群好友,共同參與;賽道上更不乏看到是母女檔、親姐妹檔;是以當我獨自跑完時,也沒有很高興,反而還有種稀微的感覺,瞬間覺得原來這一場的有趣之處在於:有人跟妳一起參與並且在賽後一起分享喜悅,才是真正的喜悅啊!是以,當2016兩人同時報上我就決定,這回,不管如何,我都要陪跑到底。

賽前,我自己是完全沒有壓力,也參加過十幾場,以只要完賽來看我其實不需要做什麼特別的準備;然,初馬者不一樣,雖然業主自己也很不上心,加上對於落馬這件事情也如浮雲般的無所謂,會勉強自己練習還是為了那條Tiffany,遠遠去了一趟沒拿到的話也太糟糕,是以整體來說還是保守規劃,以七小時內完賽為標地。馬拉松這件事情看起好像很難,但也沒有那麼複雜,坦白說,技術性相關的事情不太需要知道,有那個心,最重要,有心就會驅使你練習,有一些簡單基礎的體能練習搭上肌力,就成功了一半。業主肌耐力,天生比我強,這點無須我操煩,至於跑步心肺的部份,說真的七小時算來,用快走的也都可以完成;然,日本馬就不興這套,必須要考慮到的還是中途的十個關門點,所以賽前的練習,我們都還是多著重於前半馬的練習,短程的偶爾跑跑,但六個月之內,務必要達到半馬在三小時內,而且臉不紅氣不喘外加不廢腿。只要守得住這裡後續再慢慢推進也不是什麼問題。

賽前四個月,實戰了兩次半馬,自主模擬一次,配速掌控上還可以。比賽當天策略就只有前半,壓7'30"~7'45"左右就可以;初生之犢不畏虎,現在回頭看會很羨慕初馬這些人單純如白紙,什麼都不懂就可以憑著一股衝勁,奮勇向前;當你/妳開始懂得了一些,就會開始產生恐懼,了解到「害怕」為何物之時,反倒會成為阻礙。起跑前雖然已萬分叮嚀;放慢,但我也明白,剛開場的氣氛都很嗨,腳也很新鮮,不由自主的就是會開心往前奔去。過往我自己也有這樣的毛病,但我怎樣都沒有想到,我也會有那麼一天,前五公里、十公里甚至全程,都還一直再說:慢一點、太快了(笑~)
前十公里的狀況都還可以,頭3K或許快了點,但後面陸續壓下來,加上她自己也算放得開,偶爾會去跟路人擊掌拍照,配速上或許相對慢了很多,但反而是我比較想要的樣子,畢竟,她最遠也只有跑過23公里,後續會有什麼狀態一切不知,寧可前面保守點,用緩慢的跑速,穩穩地能到多遠是多遠。慢慢跑才能快快回啊;或許邊跑邊聊邊看,加上幾次半馬經驗,業主也都很清楚知道她可以負荷,是以平平順順到了18K,名古屋電視塔附近,見著了來應援的友人V,三個人開開心心的照了幾張照片後,帶著滿滿的動力繼續向前。

過了半馬中間點,時間比預期多出很多,鼓勵業主進食順便拉拉筋。然,業主裝了牙套,也不是很方便咬合,並不想食;搞得反倒是並不餓的我每站都鑽進去取食,只是為了看看補給物是什麼。
2014時,我對於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的官補的印象,覺得並不是太有趣。除了一般的香蕉,明治的蘑菇巧克力外,只有前段青柳總本家的ういろう,半馬過後的麵包跟三十二還是三十五公里的醃漬小黃瓜特別點;其他一路上就是居民們托盤上的糖果巧克力這樣。兩年過後,前段民眾私補的糖果餅乾巧克力變少了,官方倒是增添了一些名古屋周遭地區的土產來應援,該年尾張地區所產的蓮藕餅,廣受好評,沿用下來直到2018年的場次,還是受到每個女孩的好評。

時間壓力變小,我其實就想這樣輕輕鬆鬆的回去,以她這樣的狀況,30公里內好像也不用擔心。然,想是一回事,實際又是一回事。我雖然以防萬一的帶了兩瓶小噴劑,但也沒打算要太早用。噴劑,這種東西,不是不好,只是一旦用了,很容易就有依賴性;焉知22時順口問了一下要不要噴一下,埋下了一點點的變數。或許是體力還可以,噴劑涼涼的感知上也還可以,加上24公里處遇到城市馬結束的男跑者賽道上擊掌應援,又稍微提振了一下士氣,是以邊跑邊聊的路途上,業主開始講起了她去參加跑步課稍微被瞧不起的事情,內心燃起了熊熊的鬥志,這時才脫口而出說其實不只只是想完賽,如果可以的話,她還想要進六小時內。

說真的,沒有什麼不行,但,這種事情就是要早一點說啊!一旦有了改變,路程上就不太能再隨隨便便,要有些計劃啊?!

收起玩樂的心情,算了算時間,如果控制在八分速內的話應該都還可以。當然,傳說中的30-32公里撞牆期也不是假的(就戴牙套也只能靠吞膠之來能量來不及轉換也必然),加上名古屋女子馬拉松雖然一路平坦,可妙的是唯一的小緩坡,就是出現在名古屋城32公里處附近。如果以原本輕鬆的心情來處理的話,應該是還好,可疲勞先前已累積加上後面策略又有改變,有時候速度會來到7'45"左右,對缺少練習長距離的人來說,負擔相對也提升了許多。業主開始反應腳有點痛,但我看她跑姿都沒跑掉,繼續慢慢跑下去是也不會有什麼疑慮,從旁鼓勵她,就用很慢很慢的速度跑,繼續下去就可以了。
而名古屋32-35公里的噴劑應援,剛好發揮了極大的作用;在肌肉疲勞的反應下,能夠噴上噴劑舒緩放鬆,就能有效的再支撐個兩三公里。靠著她自己不想認輸的心志,還有平常雖然不太愛練跑但愛上肌力課所奠定下來的基礎,即使疲累,但整體姿勢的穩定度看來都還蠻強韌的,因此慢慢推進不成問題。再加上業主本人懂日文,土雖不親但語言親,路人甲乙丙丁的打氣效果對我們來說或許是鴨子聽雷,只有抓的皮毛就可以自嗨,可對她來說,聽起來應該就是打從心裡是為她加油的(噴劑時還跟路人抱怨說她全身都痛死了乾脆都噴一噴好了。大笑)。心理影響生理,振奮了精神當然也會有再繼續的動力。這三四公里反而讓我有一種倒吃甘蔗的感覺。

39公里後對她來說應該又是一波的撞牆期,過程當然不會太輕鬆,但都已經到了這個田地,加上緊咬著要六小時回去的心情,略略疏筋緩骨一下,最後兩公里又以開頭之姿,開心的進入巨蛋場邊,一路就這麼裂嘴歡笑,嗨氛的邁向終點。

說真的,進終點時,她沒哭,我也沒哭,但心情上,很感動,比起我之前一個人跑完的時候,喜悅的程度更甚。原來,看著別人完成初馬,是這麼開心的一件事情,甚至比自己完成時還要開心啊!霎那間,我真真切切的明白了名古屋女子馬拉松的真義。這42公里路一路以來,妳明白她生理上的痛以及內心的煎熬,她雖然搞不清楚所有的狀況,但就相信著妳的帶領,兩人歷經所有的風景,共看著同一個方向,一步一步踏實的併肩過來。管它是什麼成績,情與義,無價。

2018年,用即時追蹤看著兩個運動班的同學,人就算沒有在現場,隨著兩個小點不離不棄的移動也可以感受到她們緊緊相依共同奮鬥的努力。最後的五公里,兩小點有了一些差距變化,不在現場的我當然只能猜測或許一方體力不濟是以速度慢了下來(實際不是這樣,而是走失導致A找B,B找A的迷失),焉知,最後又聚集在一起。我這廂編的故事是,先行的人在最後大巨蛋進場的時候等著後面的人了,兩個再一起手牽著手進去;豈知實際的更感人,真的就是走失了,卻再最後一里處互相看到對方了。這樣的緣份,這樣的歷程,真的是很難得啊!那個已經不是一紙成績上的數字所可以代表的了,長跑,比的不是速度,而是心裡的聲音,那不是快一分鐘或者慢一分鐘所能比擬的。我相信在未來的日子裡,只要想到曾經一起歷經過的,她們會更加感到彌足珍貴。一如我現在看到這張最終成績單。
即使已經過了兩年,仍是可以憶起當時的點點滴滴。

延伸閱讀:
寫在2016名古屋女子馬拉松之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