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4月 27, 2019

【電影】復仇者聯盟4 Avengers: Endgame

推薦指數:五副無限寶石手套

以下微雷

身為一個非漫威迷,但此種好萊塢大片偶爾還是必須看看的一般人的立場來看,說真的,作為一個跨十年鋪陳的大套片來說,復仇者聯盟這一系列拍得都不差,幾乎每部都集養眼(男星身材)、動作、佈景....於大成。我雖然不是非常喜歡所謂的英雄主義套路,不過,美國的電影,哪部不是這樣?【ID4】、【明天過後】、【侏儸紀公園】.....往往都是一個人捨我其誰的冒出然後拯救了全世界,是以說真的,『爆不爆雷』這點我覺得還頗為無聊,因為勢必都會走向這一遭,差別只是:是「誰」死透了。

簡單的紀錄一下好了。事實上,看終局之戰這部之前,我最大的失誤大概就是:大部分的獨立系列電影都看了,ex:鋼鐵人123、索爾1.2、美國隊長1.2,蟻人...偏偏事關這部的幾部重點沒看,當中尤以【復仇者聯盟3】沒看過最為大忌,除此之外,【奇異博士】沒看過,星際系列的一部也都沒看過;但,這樣夯不啷噹一堆重點沒看過,也完全無損這三個小時,迅速的就可以連接到重點,也不知道是該誇我自己有慧根還是這電影組織的還不錯,即便沒有全部看過也是可以獨立的觀賞。

星期一, 4月 22, 2019

2019 Taishin Women Run Taipei

還蠻有趣的。我原先沒有想要跑這一場;首要的原因在於:四月,已屬於逐漸升溫的月份,不是甚麼好破PB的季節,再加上已經報了一月的渣打,以那個為主就好也不用再多下甚麼比賽浪費錢;其次,四月,與白沙屯媽祖進香的日期很接近,我其實比較想要去進香而沒有想要比賽。然,很多事情都是計畫趕不上變化;一月因傷棄賽,隨後不甘心馬上報了一場三月初的,可到了三月,卻又不了了之。誠如前進褒忠進香那篇所寫,為甚麼自已規劃好有報名的賽事都搞到無法參加,偏偏沒有想要參加的卻在許許多多陰錯陽差下弄假成真。我其實蠻迷惑的。

誠實的說,三月初,斷然拒賽姑且天氣佔了30%的因素,但莫名升起的得失心才是造成畏懼下場的主要原因,雖然當天依然自己獨推了一場,按配速推算,是也可以小破PB,可離想要的時間還有段距離,稍微失望之餘我也不心急,覺得既然自己獨推也可以,那就也用不著非得要搞個比賽來證明什麼,慢慢練就好了。正當以為一切塵埃落定,偏偏有位教練不知道哪根筋不對勁,開出來的練習表的強度不減反增,看得我迷惑連連。也不是說我奴性比較高或者比較勤快,但全馬終極賽事目標還是有的狀況下,早練晚練都得要練,時間搭得上做得出來我也就盡量照做;哪知有天終於忍不住舉手發問,這才知道,一切都是因為他以為我有報名台新女子半馬(我沒有要參加啊!!我想去進香啊!)

星期五, 4月 19, 2019

【台北】元鍋精緻火鍋私房菜

大陸最近有齣戲叫《都挺好》,劇情頗為有趣,當中唯一暖心的廚子石老闆角色則由我們台灣演員楊祐寧飾演。一日和友人聊到此劇講到好想喝裡面石老闆煲的湯,友人A馬上就說:那不如來去他家台北開的店吃飯吧!

之前楊祐寧飾演《總鋪師》這部電影的時候好像就有聽聞楊祐寧不需要用替身就可切得一手好菜,除了他自己曾經念過餐飲科之外,另外就是也會在自己爸爸開的餐廳偶爾幫忙,因此對於炒菜切菜等都手法都不陌生,演來也格外順手。

石老闆在蘇州打拼,那我們就先去他親爸在信義區裡開的店來吃吃好了。元鍋在四四南村周邊已經開了好些年。從店名來看不難理解是以涮鍋為主的店,但又因早期是以麵店起家,是以涮涮鍋店裡還會賣一些乾麵、滷味以及自己煮的家常菜;歷經了兩次搬家,新址的元鍋,很有趣,融合了一點點法式小酒館的情調,但窗邊看過去卻又有著一點點的中式風情,可再往邊邊看去,開了一小扇窗一眼就可以透進廚房的景致又讓人覺得很像台式餐館。楊爸謙虛的說:「我們就是比較高級的路邊攤而已啦!」,但就這一句話已盡顯老闆的豪氣隨和接地氣,讓人喜愛。

星期四, 4月 11, 2019

2019己亥年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 前進褒忠起馬

農曆十二月十五(新曆民國一百零八年一月二十)擲筊出己亥年進香日期為四月八號到十七,沒有急行軍,跨了個周末,但進北港進火與回宮都落在周間,日程長,步行速度雖緩、好跟,但對上班族來說,挪假排開仍是有一點難度,畢竟,才剛清明連假完,再這麼連續一周下來,一切,很難說。

原本,我的打算是從進北港(拜四)段開始,只要請兩天假,再加上兩天周休二日,回程就可至彰化或者台中北上,這樣,應該錯錯有餘。私人的事情,盡量都挪開了,猶豫的馬拉松比賽在進香這事之前也直接被否決,完全不為所動。可,陰錯陽差之下,本來完全沒有報名的女子半馬,卻變成了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坦白說,這變化也讓我想了好一陣子,是我沒那麼坦然地把進香的事情放在第一位仍心繫著凡塵俗事無用的虛華?又或者這是她的旨意,因為她發現了我內心逃避賽事的怯懦,一場又一場的找各種藉口放棄,要我直接面對?所以事情才演變成為不好意思享受資源的臉皮薄,而只好硬上梁山的給個結果??寫文的這刻我仍是沒有明白。會有此疑惑,畢竟還是科學與玄學之間的矛盾與衝突。但我依然採取被動的順勢。有點賭氣的意思。我想看看,到底是事事皆有安排還是這其實說穿了我只是照著我自己內心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