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6月 17, 2009

【台灣宜蘭】不老部落(上)


第一次知道不老部落這個地方,是透過電視,聽某個法國人介紹的。那時候心理只有一種感覺:真妙,原來我們對台灣原住民一點都不了解,外國人還比我們多見識,居然要透過他們介紹才知道有這地方。第二次看到,是因為海豚飛寫的這篇:環島玩部落;看完後我馬上去買了一本,當中也有介紹到不老部落。

不是沒有接觸過原住民文化,但,多半還是停留在九族文化村或者是郊遊旅行看到跳跳山地舞之類的等級;遂,決定給自己一個機會去了解一下,而這個不老部落,看起來比較容易入門,尤其雪隧通車之後,到宜蘭更是方便。

雖然在連絡前就已經知道不老部落位於半山400公尺的台地,海拔高度雖不高,但沒想到坐在部落的接駁車中才發現,這段山路實在是有點顛簸,必須用四輪傳動車來行駛,不然就是要找底盤高一點的車子,饒是如此,整個路況還是很傷輪胎,聽來接我們的陳大哥說,幾乎每半年就要換一次車胎。


好不容易到達了部落,看見廣大的草地上有著幾隻小羊,三兩茅草小屋錯落有致的立足在廣大翠綠草坪上,瞬間真有種好像來到世外桃源的心情。我們被領到最右邊的小屋,屋內已有十幾個來客,大家圍著中間內崁式的火爐正在享用烤肉串;不老的族人,連忙招呼我們喝香茅水,消消暑氣,一旁還供應小米酒,那個是要配等一下的迎賓烤肉串。

我不太擅長烤肉,接過烤肉串看到上面的肉雖然不多,但免不了有點小擔心自己會烤不熟,還好,不老的族人像我們解釋這些肉都已經事先煮熟過,拿火烤,只是要增加它的風味;第一次沒有透過烤肉鐵網就這麼拿著肉直接在火上轉,感覺,很新奇,而這些肉串也如族人所說,因為已經燙煮過,不一會兒,油脂因為火烤漸漸逼出,肉汁也跟著滴下,約五分鐘光景,就已經可以食用了。原來,烤肉沒有我想像中的難呢!沒有過老、沒有焦黑,這黑豬肉嚐起來甜美多汁,加上火烤,香氣十足。

吃完簡單的烤肉串搭著小杯小米酒之後,部落長老Wilang的兒子:Kwali便帶著我們一行人參觀整個不老部落。在不老部落裡,族人採自給自足的生活。Kwali說當初重整部落時,大家為了要先摘種什麼農作物而有了一番討論,有人想要先種玉米、有人想要種地瓜,最後,小米勝出。原住民愛喝小米酒,有小米就可以做成酒,有酒就會有歡樂,所以最後一致通過!很單純的理由,卻很可愛!!

摘種的過程,當然也不是一下就很順遂。經過找尋適當的品種跟測試,不老的族人最後找出了適合在這塊台地上摘種的品種,成功的孕育出小米之後,旋即再耕種其他的作物,例如:玉米!我們跟著Kwali走上不算緩的坡地。映入眼簾的是一片綠油油的玉蜀黍田,站在略高的地勢上,眼前綠油一片,再加上徐徐涼風,讓人心情不由得一陣開闊,舒服極了。不老的農作物,採全天然種植,不施灑農藥,早在集會所的時候,我們就試吃了生玉米,米黃色的玉米粒甜得讓人眼睛為之一亮。實際到了玉蜀黍田,Kwali讓我們隨意摘一根。拔除玉米鬚之後,我們發現Kwali所言不假,這些玉米的確都沒有被噴灑過農藥,因此在頂頭的部分,有些還有被蟲蛀掉,殘留黑黑的孔洞;若是在平地上看到,肯定會覺得噁心,然,身處的環境不同,心境也很容易自己轉換,把前端黑黑的地方拽掉,當場我們還是吃得不逸樂乎,享受大自然孕育出的甜美。

只靠作物,不管是生活營養上還是經濟上,其實都不太足夠。原住民,當然會打獵,問題是,獵物也不可能隨時都有、隨時都打得到,在這樣的情形下,不老的族人決定將收成的農作物拿去變賣買雞回來養。這樣的舉動,一開始聽說惹得年長的泰雅族人很生氣,認為動物就是該被獵取的而不是飼養的,沒有打獵已經很糟糕了居然還要花錢去買回來養,養雞簡直成了一種敗壞風俗的行為。養雞初期的過程,也不若年經族人原本的想像。因為他們發現現在的雞,多半都是人工照電燈泡孵育而成的,因此,即使買回來的雞會下蛋,但母雞也只是把蛋生了,自己開始到處趴趴亂走,並不會專心待在同一個地方孵化,又或者說,雞根本就已經忘了本能,不懂得如何孵化。他們想了很多的方法協助,包括拿個雞籠把母雞關在裡面讓牠不得不敷蛋,問題是,關久了,母雞又出現憂鬱症,蛋雖然偶爾有被孵出卻因為長期卡在母雞的屁股下導致腳部被壓傷,結果不是夭折就是品質不良。這樣下去當然不是辦法,年輕的族人最後將問題回歸原點,既然先前買的母雞是不會孵蛋的雞,那就找一隻會孵蛋的母雞來孵蛋就好了。這樣的想法,完全沒錯,問題是,會孵蛋的母雞只孵自己生出來的蛋,別人生的蛋牠也不管,於是,經過物競天擇時間的洗禮,最後,不老的雞終於都成了會生兒育女的雞,也才能供應來拜訪的參觀客。飼養的學問真的也不比打獵來得容易啊!

原住民傳統的部落生活,多半是男耕女織,泰雅族也不例外。看完了耕作物的部分,我們繼續參觀不老的織布區。泰雅傳統的織布,乃用苧麻而成。從採苧麻、搓成線、放到屋頂曬乾、漂白、染色,用苧麻織布,過程比我們想像的要繁複許多,加上泰雅傳統的織布機也不像我們一般看到的那種織布機,它是一個圓圓的大木頭,上面再放上些可以卡住線繩的枝架;由於織布機沒有腳,大大的圓木放在地板上為了不使它移動,必須要用腳頂著,而織布的那個人更必須挺直腰桿坐在地上,和織布機成一L型,看著看著都覺得這樣織布一定是又酸又累,非常辛苦的工作。

因為傳統苧麻織布的過程太過繁複,加上族人久未編織,以致這傳統的技藝幾乎被遺忘;Kwali告訴我們坐在地上用腳頂著織布機的婆婆是他的外婆,在他們重整部落希望能恢復傳統建築跟傳統織布時,婆婆也是回想了很久、慢慢的試了又試,花了兩年的時間才想起並織好傳統的苧麻布;而即使已經熟練,但要織成一條苧麻桌巾,大概也要花上好幾個月,工程勞長可見一般。在傳統的泰雅族,織布可是一項重要的技能,年輕的女孩會從自己編織的作品中選出花色花樣編織的最好的,拿去給黥面的師父讓他們把作品刺在臉上,男人看她們臉上的鯨面就可以知道這個女生的編織功力,並且因此評斷這女生賢不賢慧,可不可以娶回去。當真是沒有好的女活工還不行呢!

傳統的苧麻織布,因為費時又費力,要擁有一條,付出的代價相對的也比較高;問題是,不懂內情的人哪會知道一條苧麻布為什麼要賣這麼貴,咋舌的價錢可能讓人馬上望之怯步;當然,不老這邊也有些因應的方法。他們變相的訂製一些棉線來染色織布,價格上讓人比較能夠接受,也能讓平地人有機會接觸這些傳統美麗的文化。

除此之外,我們也順道參觀了一下Kwali的工作室兼臥室。山區牽電大不易,不老部落於是把需要大量用電的東西集中在一個地方,例如:大型冰箱、網路跟電腦;也由於對外聯絡工作多交給Kwali,遂,這個挑高做成樓中樓形式的竹屋也就成了他的工作室跟臥室。會吸引我們進來觀看,實則是屋子右邊那個木頭樓梯。樓梯是完整一根長圓木,每段每段等距深刻挖鑿,斜長立體擺放之後就成了極有風味的木梯。Kwali笑笑的說,本來是只有這跟長木梯的,但因為族人怕他每次慶典酒喝多了,晚上一不小心會從樓梯上摔下來,於是在山上又找到了一根長樹幹,帶回來,發現恰恰可以卡在木梯上形成自然的把手,不但安全上有了防護,更增添了這木製樓梯的別緻。竹造、木製、小窪池,所有的東西都來自山林自然,看似簡單,但組合起來卻非常的巧妙兼有味道。原住民的藝術美學,在這一方室內一覽無遺。

不管是集會所、傳統六腳架高穀倉、煙燻苦花魚的烤房、編織區的山間涼亭、族長的家、Kwali的工作室...全都別具特色,只有親身走上一遭,才會感動於不老族人們為了保留自己的泰雅文化,胼手胝足辛勤地開墾、建立出屬於自己的傳統家園,卻因而成就了我們外人所謂美妙的世外桃源。

延伸閱讀:
【宜蘭】不老部落集會所

6 則留言:

上輩子可能是原住民的小露 提到...

很棒的分享啊
阿貝努力寫出來讓大家看真是辛苦了說:)

p.s. 有酒就有歡樂這句話說的真好:p

小魚也愛玩部落 提到...

雙軌戀時阿貝說要來玩部落,馬上就來個不老部落之旅,很棒哩,這也是妳負責策劃的活動嗎?太強了,坦白說關於玩這檔子事,我不行,所以我只能跟,要努力多開拓一些"來源"才行。

看來,你真是玩得有夠透徹,而且把原住民部落的生活與精神,寫得有夠細緻。能夠到這種世外桃源去感受截然不同的生活,很棒的假日休閒。

拜咖米可 提到...

有酒就有歡樂,真是可愛的理由!
不過,小米確實功用很多ㄚ!

談到部落,我真正玩過的大概只有布農吧!
但是,我真的還挺喜歡的!

Rebecca 提到...

◎親愛的小露
唉唷!大家不嫌棄的看啦~(羞)
我也很喜歡『有酒就有歡樂』這句話喔!真的是這樣。生活很簡單,拿杯酒,大家唱唱歌聊聊天,就可以很開心

◎親愛的小魚
『太強了』?我可不可以不要『強』???我也希望有人可以弄好好。這種『強』沒有人會感謝!你做好,還有人會認為是應該的,彷彿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可以跟,是幸福的。請好好珍惜(←肺腑之言)
我沒木馬、工頭堅...那麼博愛。太理所當然,我也是會累的!
不老的人,自己規劃介紹的很清楚,我只是忠實的把在那邊聽到他們分享的事情寫下來。生活,其實真的可以很簡單!我最感動的是族長,他並不是泰雅族人,他其實是平地人,可,他卻很有心,也很用心的去重建太太傳統家族的文化。
『有心』才是最重要的

◎親愛的米可
腳好一點了嗎?還沒的話要勤快點去看推拿喔!多少有點用處!!
原住民的確是很有智慧,確實是這樣啊!有酒就會有歡樂!所以,大家以後吃飯一定要配酒?哈哈哈哈哈哈~

匿名 提到...

各位部落好友. 為了協助宜蘭縣林務局及大漢技術學院 對地方觀光的研究 及 不老部落餐飲服務品質的提高.林浩立先生設計了此 網路問卷調查. 再煩請各位好有能播空給予支持填寫.

不老部落問卷調查表 : http://140.127.11.98/qqq.php

Rebecca 提到...

◎Dear Dear
已填,但submit傳輸系統不太能確定是否已傳輸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