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8月 15, 2009

順?亦不順?轉念之間(下)


鎌倉大佛區域,莊嚴而寧靜,來到這邊之後,整個心情都沉靜下來。最玄妙的是,當天下午,天氣非常的好,雖然免不了想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但,既然沒有下雨,就好好享受連日以來難得的悠閒。

回飯店以後,再次上了日本氣象廳,發現,颱風9號竟然轉東,而且移動的速度還挺快的,未來對於東京地區已經沒有什麼威脅。大佛果然有保佑?爬富士山行程才剛取消,下一刻颱風便轉向根本不來!心情五味雜陳。也罷!只能說今年就是跟他無緣,明年再來;只要山在人也在,總會有一期一會的時候。

8月12,大佛都拜過了,颱風也走了,應該也啥問題了吧!懷抱著這樣的心情,我們兩個打算想到哪就逛到哪,不再做任何計畫,反正這趟的計畫根本完全派不上用場,直接放水流好了。懷抱著這種散仙的態度瞎晃了一下午,唯一有點建樹的是決定晚上去大江戶溫泉。這地方,我上次來東京的時候已經去過了,識路不是問題。從乘著ゆりかもめ到入場選浴衣,一切都很順暢。直到..要去泡湯前,心想先到洗手間洗個臉再進浴場,王小花就這麼湊巧的被一剛好要從裡面出來,很用力推門的阿都仔,猛然一敲撞給撞到了腳的大拇指,當場掀了一小塊皮,血也隨之流出來。當下,真的是無言極了,畢竟,溫泉=水,受傷的腳再碰到水=更痛;想了半天決定先拿OK繃貼起來,雖然可以減緩碰水的疼痛,但免不了的是OK繃遇水之後可能的膨脹以及服貼性不夠會浮起來的不舒適。

所幸,OK繃效果還不錯,加上大江戶溫泉還是一樣的有趣,以致於我們咬著冰棒晃到流連忘返,直是驚見末班車的時間快到了才匆匆忙忙的離開。正當慶幸趕上百合鷗號末班車,也順利衝到了山手線發現還有車可以回去,興奮地在月台比個YA表示安全趕上,下一刻上了車,車子駛了四站到了大崎,馬上臉就綠掉一半...因為這班車就只駛到這裡,而且還是末班車。媽啊!距離我們住的地方:新宿,還有七站~這樣,要怎麼回去??只見站務員冷冷的說:他哭希得哭搭賽(叫你自己去坐計程車啦)。

雖說是有點晚,但,也才12點40幾,居然連山手線都沒了,繁華的東京完全顛覆我的們的想像,總覺得這裡熱鬧非凡,電車應該要駛到凌晨一點的啊!怎麼會..就只有這樣。懷著無奈的心情我們只好離站去搭計程車,畢竟隔天一早要前往伊豆,票都買好了,還是要盡速回去。雖說知道日本的計程車很貴,但完全沒想到8.6K,電車只要花160円的距離,我們一共坐掉了4,940円(約台幣1,729,我一晚住宿費也才8,500円),還好上車前就先用僅會的幾個破爛日文單字問過:卡都喔以得絲嘎?(←可以用信用卡嗎?)不然只怕連錢都付不出來。或許是塑膠貨幣比較沒感覺,也或許是覺得出門在外,能用錢解決的事情都是小事付錢的時候沒什麼心疼的感覺,只有充滿不可遏止大笑的情緒,覺得自己怎麼能這麼離譜弄到要坐計程車的田地;不過,要不是有如此脫序的演出,我想我大概很難有機會坐上日本的計程車,自此以後也不再覺得日本的電車、地下鐵的交通費真貴,反而覺得電車真是大家的好朋友,真是便宜的很啊!!

8月13日一早,我們必須從新宿撘電車先至東京駅去搭踊り子。沒想到電車鬼打牆事件再度發生。明明就在月台上面看對了方向才上車的,但駛過兩站後,瞥眼一看,總覺得站名有點怪怪的,仔細一看發現,我們上車的新宿西口,根本就是個分支點(就像新北投),就像台北捷運,在台北車站上車雖然通通都是綠線往新店的方向,但就是有的是直行,有的是分叉出去直接轉去南勢角。意識到的時候已經來不及了,趕忙著下車心想那就跳到對面月台去坐反方向的就好,焉知,跳出去的這一站又是個轉叉站,整個又不知道叉到哪裡去,搞得我真是焦慮不已,非常擔心趕不上踊り子。一個早上就這樣從A月台衝到B月台再跳到C月台,驚死很多細胞中度過。所幸事先有早點出門,即使浪費了20分鐘,還是在九點前趕到了東京站,並且順利到達伊豆半島。

8月14日,身心滿足的離開了服務好得不得了的白壁荘。我們開始踏上川端康成的踊子步道。這個步道,起始於淨蓮瀑布,結束於西湯ケ野的伊豆の踊子文學碑,全長約21.8K(個人實際奉行兩段路程,覺得一定不只,日本人不曉得是怎麼計算的),所有的導覽書皆寫需要8小時。我們的體力不差,但由於當天下午六點就要乘車返回東京,怎麼計算都覺得應該沒辦法走完全程,遂直接採取多數導覽書上的建議,只從水生地下舊天城隧道那開始走起,約莫四小時可以抵達終點。

計畫是這樣,可我這趟的旅程就是有本事讓計畫通通都趕不上變化

最先岀狀況的,是東海バス。按照東海八是給的時刻表以及站牌上的時間表,我們原先打算搭乘11.13分的車子直接前往【水生地下】焉知,時間到了車子沒來。老實說,當下我是很吃驚的,就以往在日本搭乘交通工具的經驗,他們一向很準時,多半只有早到很少有誤點的狀況;當然,路上交通狀況偶爾難免有突發狀況,我們還很天真的想說大概只晚個一兩分鐘吧!五分鐘,車子都沒有來,我們除了等待也別無他法,心想晚半小時開始走也沒差,卻免不了為東海巴士扣一點分數。十分鐘後,車子來了,我們悻悻然的上了車,沒想到車子只駛到【昭和の森会館】就不再往河津的方向開了。我們真的是充滿疑問,日文雖然很彆腳但也大概理解司機的解釋,意思是說他開的這班只到這裡;根據時刻表,我們完全明白有停靠不同站的巴士,問題是,這位司機先生到站的時間完全沒有符合時刻表,以致於我們一直認為他這班是13分駛往河津方向的車子,只是他遲到了,焉知,現下搭的這班,是時刻表上35分只駛到【昭和の森】的巴士,問題是,又早到了10分鐘。...面對這等狀況,我真的很傻眼,第一次在日本碰到巴士是如此的不準時而且沒辦法搞清楚自己到底坐到的是遲到的還是早到的。

下一班車還要等20分鐘,而且還不知道到底會幾點來以及開往何處,不信賴感因此產生,我們決定還是靠自己的雙腳實在些!反正早走晚走都要走,不如當下就開始走步道。我先前有提過颱風與地震吧!10號的颱風及11號的地震在伊豆位處的靜岡縣事實上都造成了不少的災情,在溫泉旅館的時候我們是有看到報紙,但沒想過踊子步道其實也可能有受到影響,因此才剛走入一段就看到一顆大落石就這麼橫亙於石階上,心裡是有起一些波瀾;然,前往【滑沢溪谷】這段步道,大片的樹林配上潺潺溪水,風景真的很秀麗,走起來也很涼爽,沒多久根本就忘了有落石這檔事,快樂地散步著,直到..猛然一陣灼燒與刺痛,我忍不住唉唷叫出來,轉頭看了一下手臂,發現自己被蜜蜂螫了,而且這隻蜜蜂還是好大一隻。這是我生平第一次被蜜蜂叮,痛,就不必講了,當下比較擔心的是刺針有沒有留在裡面,確認的時候才發現自己疼痛反應神經還真遲鈍,因為我其實被同一隻蜜蜂叮螫了兩次(←所以,不是蜜蜂,是虎頭蜂,這都是後來知道的,當下整個完全沒常識),但感覺到灼痛的只有一個位置。

荒郊野外,兩人還挺鎮定的,手邊能用來急救的東西也很有限,確認針沒有留在裡面後直接拿手帕沾濕沁涼溪水冰敷,隨後便決定繼續向前移動。會這麼做一是怕原地還有蜜蜂,我可不想再被叮,二是就算要就醫,也必須要前往巴士站,現在所在的位置,不上不下,周邊也沒有人,萬一真的有怎樣,待在原地也只是坐以待斃。行走了五分鐘後覺得自己既沒頭昏也沒有看不清楚,更不會想吐,應無大礙乾脆就直接繼續走。(←以上為錯誤的示範,最好還是先休息半小時到一小時並且就醫確認一下)

途中,王小花忍不住叨唸:「這地方走起來涼爽風景又不錯,怎麼奇怪他們日本人自己都不來走?那他們賣登山裝備給誰啊?」這孩子真脫線,颱風剛過,之前經過的地方還有個大落石,人家又不是像我們兩個搞不清楚狀況的阿呆,肯定是覺得安全性不夠所以這健行路線才半個人都沒有
果然,當我們翻山越嶺繼續邁向【水生地下】(←對!就是原本我們搭巴士要下車的地方,但走了一個小時多都還沒走到)的時候,猛然瞧見小小施工告示牌,再走100M後就看到小型挖土機、碎石、原木,見到這等模樣再傻我們也知道這裡應該也有土石流,他們現在正在做補強維安工作。我們小緊張的問是否可以繼續前行?得到的答案是OK;焉知,災害這種事情,不見得當地人也都知道。約莫走了10分鐘,我們看到一大片的泥土翻落下來將原有的步道給沖刷下去。日本的水土保持畢竟比台灣的優良許多,大片泥土上還有殘留的樹幹,要不是這區域還有樹齡已久的樹木扎根保護,不然山崩泥土沖刷的狀況肯定更可怕。

山間步道已被沖壞,即使我很討厭走回頭路但也沒辦法,不過,想到來時已走了快半小時,現在又要倒回走半小時才能在抵巴士站,內心就有說不出的鬱悶。幸好,折回原本施工處,工人正好準備要離開,一陣比手畫腳形容前方步道因土石崩塌沒有辦法通行,最後乾脆再使出彆腳日文並且指著他們的貨車吐出:「自動車哇一休尼哭搭賽」。是的,我們臉皮很厚的直接要求搭便車。伊豆的人真好,從一早白壁荘的人免費送我們到淨蓮瀑布,到巴士司機覺得自己沒辦法把我們載到水生地下,有點不好意思,所以乾脆不收車費,現下的三位工人,即使語言不通,還是靦腆的點頭答應載我們一乘。就這樣,我們倆上了貨車,坐在擺放器具的trunk上相視大笑。怎麼都沒想過來健行到最後卻是坐貨車,被載下山;再想到前一晚,更是不可遏止的大笑,這趟旅行把我以前從來沒有坐過的交通工具通通都坐上了,計程車是,貨車更是。

雖然歷經了山崩路毀,要健行完踊子步道的意志還是很堅強沒有被摧毀。工人們雖然把我們載到了巴士站,但,卻是返回淨蓮瀑布方向的站牌。為了找尋正確的巴士站,我們只好走在國道上,車子不少,雖然限速40,但,走在國道上聽著往來的車子呼嘯而過,也是挺可怕的。(←不過,國道耶!居然可以在國道上走了快20分鐘現在想來也覺得很扯)好不容易走到站牌,看到站名,差點沒昏過去,【水生地下】到了,早知道走國道20分鐘就到了,當初乾脆就直接走國道算了,踊子步道翻山越嶺可是要花上一倍的時間。進入【水生地下】的踊子步道前,藍底白字警告:連續多日下雨150-200m...通行止..的標誌又再度出現,我們一樣再次問了幾個日本人到底可不可以進去,也再次得到一樣OK的答案(←不禁覺得日本人是不是只會回OK給外國人啊?),然,我們一樣的又相信了日本人繼續向前行,這段的風景,沒先前滑沢溪谷來得靈秀,行走其間只會覺得川端康成真是厲害啊!可以將跟其他杉林步道沒甚麼不同的地方,描繪得如此引人入勝。

最後,我們並沒有走完踊子步道,連最想到達覺得最美的河津七潼也沒有去成。之所以會這樣,實則是前往的路途上,我們又看到伊豆森林管理處將可容車子行走的步道入口圍上鐵鍊,禁行的意味很明顯,我們要再硬闖進去也就太白目了。當然,內心是有點小怨懟的,畢竟大老遠跑到這總覺得應該要什麼都走過、什麼都看見才不負此行,可偏偏碰上了天候問題導致行程不順;然,轉念一想,回頭再看自己走過的這一路,歷經了落石繞道、被蜂螫、山崩土石滑落沖壞道路、坐上貨車因而少走了20分鐘的路....要說自己運氣壞,所有不好的自然現象都碰上了也是,但,不免也覺得兩人的運氣很好,這一路因為天後問題加上周邊都沒有什麼人煙,可以發生的狀況太多了,我們卻都只遇到已經發生了的地貌改變,沒有碰到甚麼正在發生的山崩、土石流,安然無恙的撤回到河津市區。

人,平安就好。雖然這個旅程跟我想的完全不一樣,但,旅行途中如果都按著計畫走,有時反而覺得平淡無奇;況且,這風風雨雨的經歷,可不是想遇就愈得上的,而那些沒有去成的地方,縱然稍有可惜,但只要人平安,總有機會再去的。

3 則留言:

目瞪口呆的小露 提到...

看完了
是說這過程讓我無言耶
完全不知道該要留啥言了耶Orz

匿名 提到...

看完真為你捏一把冷汗
那你被蜜蜂叮的傷口 在日本如何處理

Rebecca 提到...

◎親愛的小露
哈哈哈哈!其實,最後一天也有讓人臉上三條線的,但我懶得寫!我們一直拖拖拖,拖到最後一天才想說那去築地吃早餐好了。結果,哇哈哈哈,當天築地休市,一堆店都關了,只好隨便找有開的,還好,還不錯吃,不然,又是浪費錢之電車之旅

◎親愛的OO
以下,是錯誤的示範
在日本,沒有處理!腦子想的是,反正隔天就要回台灣了,回台灣再看好了,至少,語言是通的。
我做最錯誤的是事 1.完全沒休息直接繼續爬。2.沒把蜂拍下來。拍下來的作用是若是在日本就醫,可以直接拿給他們看說被這個螫了,對方也比較能夠立即判斷應該是要怎樣處理。就算沒有在日本,日後回台灣也是個參考依據。因為雖然台灣的急診醫生是用常理判斷,但,畢竟還是做推測!事實上,回台灣之後他們也只是打了抗過敏針(←我猜的)還有一些消炎藥!
也許,人體有自己自癒的能力吧!當下只怕過敏反應!網上查的資訊是有3%的機率!雖然數字很小,但,還是要謹慎一點,沒碰過,誰都不知道會是甚麼反應。所以,若有類似的事情還是去找醫生確認一下比較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