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5月 25, 2015

2015乙未年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二三事

這是我第四年參與白沙屯媽祖徒步進香的路程。這回,也是首度從白沙屯拱天宮直抵北港朝天宮;當然,以我的能力,是沒有辦法全用徒步的,中途仍是有上車,但,能在媽祖擲筊出來的時間內,34.5小時不斷線的完成一趟完整的去程,以結果論來看,還算不錯,然,心裡因有些迷網未解甚者還又新增添一些疑惑,總覺得只是勉勉強強,不甚圓滿。

簡略記述一下這趟南下的路線:白沙屯拱天宮→台61→通霄→西濱(沿快速道下行走)→苑里→行走間整個開始昏沉→大安,5:15上了中巴昏睡→後被載到某加油站後放生直接躺地睡→睡醒跟著轎子走,但再度彌留,完全不記得走了哪些路→台中港→梧棲→龍井→台17→又彌留+延重落後被私家小轎車撿走→中午一點半到伸港福安宮(放飯時間已過,媽祖婆又走了)→線西社區走沿海路→大迷路被電子花車撿走→鹿港,車子也迷路,在車上看見迷途羔羊小V,她非常有毅力、認真的走著,並在找路→台17→芳苑(又開始落雨,後段又被車子撿走)→王功→福海宮晚餐20:30→21:40往大城麥寮方向,沒信心,覺得走一小時後一定會崩潰=直接又被好心人撿走→載去麥寮拱範宮香客大樓安頓(洗澡睡覺)→3:15著裝備出發→台17→4:20,156縣道進東勢→160縣道進元長→8:00轉台19進北港→9:45抵北港北辰派出所→10:30抵北港朝天宮。

在元長進北港的台19線上,憑著印象粗略的先筆記了一下來時路。從上面簡述,不難看出在路途中我所新生出來的迷惘就是:這樣,一直上車,好嗎?。這感覺就很像落入跑村上春樹跑馬拉松時的講的那句:「我是來跑步的,不是來走路」的漩渦中,只是換成「我是來『徒步進香』的,不是來坐車的」。當然,我不是很糾結於形式,也不是想在這趟裡挑戰要行走多少公里數,而是希望能盡量依循傳統與古法,既然傳統是「徒步」,總覺得能夠盡量不要搭車就不要。對於凌晨到清晨時分上了車子這段,心裡是過得去的,也覺得無庸置疑的沒有錯誤;主要是雨勢變大,與友人走在路上都很昏沉,極想睡覺,即便已吞掉兩瓶蠻牛都沒有用處,不上車的話只怕我們沒到台中人已倒下,連後頭的路都沒法再繼續;但對於從龍井往伸港路上、鹿港上又坐上電子花車、甚至往王功福海宮的後段又被車子撿上去的這幾段,我整個迷惘了,主要是,睡過覺之後,精神上,沒有甚麼特別大的問題,體力上雙腳疲累度也都還可以,沒有非到上車的急迫性與必要性,可是,我還是上車了;較之於去年雖然是從彰化跟隨,但完全沒有上車過的過程,我心裡總有說不出所以然的「矮油」,總覺得沒有盡力,而沒有盡力,無法說服自己的感覺,不是很好。
「這樣,好嗎?」的詞句一直在內心盪開,特別是這些車子,並不是我們主動上去詢問,而是直接經過我們身旁就敞開大門歡迎我們上去。對此,我整個真的很疑惑。這...是在考驗我,告訴我我的意志力不夠所以選擇上車了?還是要到告訴我隨遇而安也沒有甚麼關係?人生裡不要太一意孤行太執著,偶爾還是要給別人幫助你/妳的機會?

就這樣,我帶著滿滿的疑惑上遍了所有的車種,小貨車、白沙屯隨行休憩養護醫療中巴、私家小轎車、電子花車、私家休旅車,甚至高級遊覽車也坐上500公尺(←媽祖婆滿足友人C想參觀遊覽車的願望?)。途中,一直在思索著這些問題,最後能比較釋懷還是來自於周遭的氛圍。

去年,進香的人數已破萬,今年因為抵朝天宮的日子剛好是在星期六,官方報名的人數已達一萬八,如加上臨時隨行跟上一段的,兩萬人一同南下行走也不為過。去年,萬人徒步南下進香給我的第一個感覺是:歡樂。今年,多出一倍半的人,感到的,並不是歡樂。天氣,時而大雨時而小雨時而再放晴,路程,相對艱辛;但大家所散發出來的氣息,沒有淒風苦雨,沒有萎靡喪志,沒有過多的歡騰喧鬧,不管是步行、開車、騎腳踏車或者摩托車,結伴或者獨自,大家散發出來的都是一種莊敬自強的氣氛,一種目標一致,沒有猶豫,互相幫忙,要一起共同抵達目的地的氣息。也因為如此,每一台靠近我們的車子,其實都是很想要幫助徒步者,想要減緩大家的疲勞,讓大家都能平安抵達北港。上車,不一定是偷懶,而是成就他人的善念;對於這些開車的人來說,載落後或迷失的人到祂所走的道路上,或許是媽祖婆給予他們的功課。在他們幫我們的時候,或許我們也是幫忙了他們,大家互相圓滿。我想起讀書時代國文老師前一陣子臉書上所寫的字句:「真正的愛,並非彼此對視,而是共看一個方向」,這36小時所給我的感覺,就是這樣;也於是,雖然對於自己過於頻繁上車,心有疑慮的這件事情,也比較釋懷了。

一路上除了車子的照應,今年路途上還看到了EMS緊急醫療團隊。不曉得他們是自發性的組成,還是哪些熱心信眾、社團出面聯絡接洽..不管是哪一個,看到他們背著AED(自動體外心臟電擊去顫器),在深夜裡跟著大家一起走時,我不禁有種重回東京馬拉松的情境,一種被細心照護與眷顧的暖心。之前還跟友人聊說,只要想到東京馬拉松的報名費有一部分是花在人體移動的AED設備上,就覺得昂貴的報名費花得很值得;可這進香的報名費,遠遠不及,大家還這麼有心的做好完善組織,怎麼不叫人感動與感謝呢!我們真是有福之人。

今年的初體驗莫過於從登轎、出發就開始參與。晚上九點多的時後抵達拱天宮的時候,小小街道上已張燈結綵,充滿人群,好熱鬧。因為沒有高樓,街道巷內有的又多是古厝,沒甚麼燈害,出發前所放的煙火整個就是頭頂上、眼前璀璨綻放。煙火的精緻度,不輸各地的一些大型晚會啊。參與進香活動多年的友人V說,這是她第一次看到放的這麼盛大。
路程中和往年一樣,趕路的過程中或許少有神蹟,但那已然不重要。對我來說,每趟的路程,其實都是檢視自己的一個好時機,這樣,就可以了。本覺用SWOT來寫,好像有點太過嚴肅,但又想不出什麼其他的方式把眾多感知化繁為簡。

Strengths
這點,不消說,就是有顆想要參與的心。每個跟著白沙屯媽祖一起走的人,自有自己的理由,也許是從宗教面、也許是從文化面、也許是心靈面、也許是自我探索面...不管是甚麼理由,有那顆心,想要參與想要接觸,我覺得還是最重要的,因為,才能起始。當然,有心,還要有力;雖然近幾年來,人數增多,外力的幫助也跟著變多,可,天助自助者,遂,健康的身體,還是挺重要的。這幾年,運動雖然是有一搭沒一搭的,腳力比不上長期登山或者跑馬拉松的人,但至少還算勇健,即便是每月一回的婦人病也都沒碰上。保持健健康康的身體是徒步進香最大的優勢。

Weaknesses
經過這一次跨夜步行,我發現我最大的罩門就是沒有辦法對抗生理時鐘,也就是無法克制「睡眠」這件事情。關於這點,我很早就有意識到我是個沒睡覺就會完蛋的人。可這回,竟整個不以為意,想說第一年靠著蠻牛,即使路上有打瞌睡,不也撐過來了?!就是這番蠻不在乎的心態,種下苦果,不但出發前一晚(拜三晚上)貪玩看小說看到凌晨一點才睡覺,出發當天下午也沒有先午睡,補好眠,導致子夜開始徒步,到了清晨四五點,就整個睏到不行,灌下兩瓶蠻牛也提不了神;如果,天是亮的,倒還好,會因為光照而打起精神,不幸的是,這一周,鋒面來襲,整路天色都是灰濛黯淡的,感知上更讓我想睡,也於是才開始徒步五小時,在不是腳力不行的狀況下,上了養護車,昏睡。

我仔細想了想,睡眠這件事情我是沒有辦法用意志力克服的。既然如此,以後要是想要順利完成徒步進香,適切的睡眠準備就非常重要。要是以後再像今年是子夜開始,前兩天的睡眠就一定要充足,當日出發還是不要「假會」,請個半天假在家裡先睡一睡。
Opportunities
我沒有堅不可摧,固定的宗教信仰,對於各方宗教,心態多傾向於尊重與不排斥。是以進香的一開始的立基是從文化面來了解的成分居多,隨著路程所見所聞,當然也感受到了宗教對於人民的力量;不過,對於我來說還是比較傾向於隨緣,沒甚麼特別所求的態度,也於是,今年我也沒有一定要執著於要離聖轎很近,沒見到媽祖婆也沒關係(可能是覺得就已經跟她在同一條路上了,每年要跟她說話的人太多了,我也沒啥大事,就讓其他人講吧),「躦轎腳」這件事情就更沒想強求了。一開始就以嚴重落後的姿態進行,基於上述理由更沒顯現追趕的企圖心,這樣,要碰上的機率,微乎其微。可,去程的這30幾個小時裡,祂仍是給了我們親近祂的機會,每每嚴重落後後被車子載了一段,放生後沒多久就碰上了轎子,可以跟著走祂一起走好一大段,甚至還「躦」到轎腳。我只能說,祂自有祂自己的安排,祂一直是張開雙臂擁抱大家,關懷眾人的,也許不是當下,但,自會牽成,無須擔心。

會這麼說是因為今年更加感受了所謂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已經完成去程的我們,對於隔日回程的啟程,其實一直舉棋不定。一下覺得跟一段之後再北上,一下又覺得這樣又要再回頭過來坐車北上,有點麻煩;最後雖然做了決定就睡到自然醒不再跟回程,實際卻又是另一回事。

半夜三點的時候周邊的人陸陸續續已經在準備刈火完跟著媽祖婆回程的行囊,想要裝作沒事繼續睡,有點難;心想,既然都醒了,不如就跟著恭送媽祖出鎮吧。朝天宮的廣場上已滿滿是人,我們也沒想要刻意擠進去,就站在外面老街磚石路上,才沒一會,友人C就指著前面的人說:「這人的身形長得好像友人J啊!」我瞥一眼,愣了一下:「哪裡像,根本就是。可是他不是應該昨天就回去了嗎??????」邊說邊伸手拍了他一下,同樣驚愣的問句再問了一次。

各自抵達朝天宮後的我們,近乎是失聯,沒特別再連絡過。但,那一刻,我突然覺得他是媽祖婆派來的傳信使者,要他告訴我們友人V的狀況;也於是雖然我們本來打算就在廣場上跟媽祖婆道別,遙送她出鎮(←當時我心裡已經這樣跟她講了:今年就就此再會,等等就要北上了),轉成那就跟著一起出去到J與V相約的北辰派出所去看看傷兵V的狀況如何,因,還是稍微擔心啊!

今年,媽祖婆雖遊走在北港鎮上的各個小路上,卻沒有在任何的地方做停歇。我還是抱著來時路的態度,沒有特意要追趕跟在轎旁(←因為想說等等就要回家了就別跟其他人搶了);沒想到只是覺得人太多了,轉個小巷子往前走比較快一點,竟一出去就碰到媽祖婆在擇路,當天首度有機會跟在轎旁,甚至還見證了後面友人V滿滿祈念成真的力量。當時,粉紅轎子一轉向,進入的巷子直面北辰派出所;抵達路口的時候,媽祖婆又在擇路,停了好一會沒有決定;剛好遇上轎班工作人員的我們順便的就聊了起來,一方面確認麥寮那都沒有駐駕,二方面他也分享起今年真的很奇怪,每次30幾小時趕路的行程大多出通霄後就會直上西濱的快速道路,可今年竟然沒上去,反而走橋下,到麥寮的時候又上了...從來都沒有走過苗栗段的我們此時才恍然大悟原來以前都走橋上啊!反正都走不同的路,我們還打趣的說:「那該不會等等進北辰派出所吧」。我們當然知道因為去程每次都會停北辰,理論上來說回程就不太可能,但看著媽祖婆一直在路口猶豫,忍不住跟轎班工作人員開玩笑。轎班工作人員很認真的回答我們:「二十幾年前我是不知道啦!但就我參與的這十幾年來,是從來沒有在回程的時候停過啦!」話才一講完,媽祖婆就三進三出停駕北辰派出所了;大家驚呼連連的同時,我和友人C心想:啊~友人V賺到了,媽祖婆去看她了。

後續友人V的心情起伏,可想而知。對我來說或許不及她萬分之一的情緒翻湧,但擁抱著她時也滿滿悸動。都知道呢!媽祖婆都知道孩子們的努力呢!也許力有不逮,但,沒有關係,那心意滿滿的努力祂都知道了,好好的照顧好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只要我們一直看著相同的方向,關愛與眷顧就都縈繞在我們周圍,就一定會有再見面的緣分,我想,這就是祂要跟我們說的吧!當時也很謝謝祂的停留讓我能好好的跪在祂面前跟祂說再會,完成下馬儀式,為乙未年的徒步進香畫上一個完整的句點。

Threats
不知道為什麼,外在潛在的人為威脅這點,我越來越覺得不顯著。人多的環境裡,龍蛇雜處,當然還是有潛在的風險,自身的安全財物都要注意;可或許大部分的時間都生活在台北市,提防心24小時備戰,進香的時刻提防心反倒才有機會放下,因為,一路上感受到人與人互相幫助的人性之美要來得多太多了。

所有的威脅,我倒覺得都是來自於自己的內心。這或許也是生活背景慣性使然,處在這樣的環境裡,就很愛自己東想西想沙盤演練,也於是在進香的路途上演變成:不夠相信媽祖婆,自己想太多的做了預設立場,成為絆腳石。

去年路上就已聽過老香燈腳說過,不要想太多,「放空」,只要跟著走,就會完成。這裡的「放空」,不是就字面上的意思,我今年的體會後的解釋是:就把意念交給媽祖婆,不要自己嚇自己,預先設想什麼。之所以會這麼說是因為吃完晚餐後王功-麥寮的這個路段。台17王功這條路段,前年,我也算經歷過了;當時和今年的狀況差不多,也是晚上快九點的時候在王功福海宮用餐,吃完後我們帶著滿滿的力氣準備向前時即被已撿滿小貨車上的人給予忠告,叫我們最好上車,因為後面的路段又黑又長,兩個女生走,他們覺得有點危險,要是走到半夜很想睡覺的時候很有可能會跌落到路邊。那時,沒啥概念,但上了車之後那放眼不盡又長又黑的道路著實驚愣了我;印象太深刻導致這次,不戰而降,才一出福海宮,我已開始遊說夥伴快點找台車坐坐,以免晚了我們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

這,就是我所謂的不夠信賴媽祖婆。我們上了休旅車後,車上還有空位,司機小傅先生沿途還是會問問路上的人需不需要上車。可路上邁開腳步行走的,每個都是精神滿滿的回以笑容說:不用。我並不是與人相較後覺得自己怎麼那麼沒用的想法,而是突然覺得:為什麼要這樣畫地自限??車上看著王功經大城到麥寮的台17與西濱快速道路,筆直綿延20幾公里的整段路程又再次嚇到我,但是,如果說崩潰,是必然的,那就等到崩潰那時再說,至少,盡其所能的做過了。我連試都沒有試過一步就先想著:萬一走不動時沒車怎麼辦?這,就是想太多。在路程上我已覺得冥冥之中,祂自有安排,即使我沒有隨時在側,與祂彼此對視,但是,我們是共看同一個方向的。既然如此,就應該全然的信任,不管是對祂,或者對我自己,都要相信走不動時,就是祂的安排,而且也是應該、必然的安排,遂,自會有解決方式。這些,沒有一定好與不好或者對與錯的答案,就像友人A第一次進香時所說的:「走這個,像修行」。

是啊!進香的道路上就像修行,有開心的事情也有悲傷的事情、有困難、有誘惑、有徬徨、有怯懦、有迷惘也有挫折,重點是,要怎麼面對。祂,要我們從中自己去體會。如果一路順遂,事事完美,那就不用修行啦!人生的道路,亦如是。

延伸閱讀:
友人V的2015乙未年白沙屯媽祖徒步至北港進香日誌(上)
友人V的2015乙未年白沙屯媽祖徒步至北港進香日誌(下)

3 則留言:

方小V 提到...

唉唷 讓我又笑又淚了...
恭喜阿貝今年又有不一樣的收穫, 看了你敘述進火後那段, 才知道你們原本沒有要跟媽祖出來,想不到J成為牽引我們彼此,及跟媽祖道別的使者!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謝謝你這篇精彩的心得,我也因此明瞭自己今年為什麼能走到麥寮高架才放棄(出發前我真的有預設走到大安就休息,要好好走後面王功回北港的說),或許如你所言,是全然的信任, 我這次終於把自己交給媽祖了!!也因此今年有這麼深刻的感受,儘管最後還是放棄,但無論如何我盡力了,心裡無愧,媽祖也用祂的方式讓我明瞭, 祂知道了. 好喜歡你這段: "好好的照顧好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只要我們一直看著相同的方向,關愛與眷顧就都縈繞在我們周圍". 今年得到滿滿的愛, 來自你們,來自其它人的協助,來自祂!!感恩~

另外,講到醫療團,是我認識的友人發起的,他跟隨進香多年,從學生時期開始便成立義療團,現在在醫院工作,從前年開始有組織地成立醫療團隊(所以我前年有遇到超馬嘉年華認識的台中義消隊員),今年我覺得他們又更棒了,我在路邊纏膠布時也來詢問需不需要幫助,但!!所有耗材與支出,都是他們自募得來,廟方沒支出唷~~~~

方小V 提到...

(希望這次留言成功)
唉唷 讓我又笑又淚了...
恭喜阿貝今年又有不一樣的收穫, 看了你敘述進火後那段, 才知道你們原本沒有要跟媽祖出來,想不到J成為牽引我們彼此,及跟媽祖道別的使者!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謝謝你這篇精彩的心得,我也因此明瞭自己今年為什麼能走到麥寮高架才放棄(出發前我真的有預設走到大安就休息,要好好走後面王功回北港的說),或許如你所言,是全然的信任, 我這次終於把自己交給媽祖了!!也因此今年有這麼深刻的感受,儘管最後還是放棄,但無論如何我盡力了,心裡無愧,媽祖也用祂的方式讓我明瞭, 祂知道了. 好喜歡你這段: "好好的照顧好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只要我們一直看著相同的方向,關愛與眷顧就都縈繞在我們周圍". 今年得到滿滿的愛, 來自你們,來自其它人的協助,來自祂!!感恩~

另外,講到醫療團,是我認識的友人發起的,他跟隨進香多年,從學生時期開始便成立義療團,現在在醫院工作,從前年開始有更組織地成立醫療團隊(所以我前年有遇到超馬嘉年華認識的台中義消隊員),今年我覺得他們又更棒了,我在路邊纏膠布時也來詢問需不需要幫助,但!!所有耗材與支出,都是他們自募得來,廟方沒支出唷~~~~

Becky 提到...

@親愛的小V
Blogspot的管控機制還真是難懂。是說我自己也笨,還好想到應該是有留成的,只是被隱藏起來,所以早上快點去撈出來,讓妳留那麼多次真不好意思。
是啊~我們一直在改變。也或許是到了北港下午一直吃吃吃,到了晚上反而沒啥特別想吃的,也沒啥地方想要晃,八點就跟著其他人睡覺了,兩點多自然醒也是當然。
除了信賴媽祖,我覺得相對的妳也有在探詢你的自信。雖說妳自己那說是逞強,程度上或許有點,但至少妳還有保持停損的機警心,這樣我覺得就夠了。
現在還有自發性的醫療團,真是不容易啊!一路上真的是得到所有認識的也好、不認識的也罷,經過的路人甲路人乙也好,滿滿的關愛與照顧,很感念啊!尤其最近,救人反被告的這些鳥事層出不窮,都打擊了大家,亦發擔心「見死不救」這種事情是不是會越來越多,真是讓人稍微感嘆啊!沒有這麼多熱心的人,我覺得我根本到大安就再見了。
我們都是有福之人,得到大家滿滿的關愛與照顧,未來要更加妥善照顧自己,再把福氣傳給別人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