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9月 09, 2011

【展覽】慕夏大展-新藝術烏托邦

近幾年來台灣經常從國外博物館借展舉行特展,今年更是接二連三不斷,先有夏卡爾,又有莫內,後再有慕夏、畢卡索。亦發覺得台北、高雄人真的很幸運,只要花個兩三百塊,就可以欣賞到許多名作。去看慕夏展的時候這個感覺更深了。

我從以前就很喜歡慕夏,當然,絕大多數的原因就是眾所周知他筆下,一堆花朵、捲髮,唯美的像女神的洛可可式的浪漫畫風。如果說會想再重玩一次布拉格,到慕夏博物館一睹風采這點,絕對占了很大的比例,畢竟先前沒有踏足,總是有點扼腕;是以後來水瓶子去捷克的時候我還特別央請他去幫我買個月曆。

原先以為慕夏只做海報插畫設計,整場參觀之後發現這次的特展佈展的很有系統;來展的大量作品,當然都是以他在巴黎成名之後的作品,故宮的特展更是以他的成名之作:吉絲夢妲 Gismonda展開序幕;這幅和真人一般大小,效果驚人,不僅當時在巴黎大受歡迎,也得到畫中歌劇女伶的青睞,自此之後與慕夏簽訂了一紙5年合約,由他來幫她設計所有的舞台劇海報、戲服等!也因此成就許多後來我們看到以莎拉.貝恩哈德為主角所繪製的茶花女、哈姆雷特...等劇劇海報。雖然人潮眾多,但小小鑽進縫隙就近一看會很驚嘆除了用色粉嫩之外,他的筆觸還真細緻,每個小細節都不馬虎,繪上這麼一大幅還真是驚人。除了戲劇海報設計,其他商品海報設計也都很引人注目,啤酒海報讓人看了就很想去買來試喝看看,就連腳踏車也都讓人覺得騎在上頭既優雅又浪漫;本以為只有設計海報,後來發現現場也有展出他所設計的餅乾盒、香水瓶、珠寶、餐具、家具,個個都很能勾起女生的購買慾。

難得的是,特展裡不是只有展出這些石版色彩印刷的商業設計,同時還有展出慕夏的炭筆素描;迥異於商業海報所呈現的粉嫩色彩,這些畫作的調性反而偏灰、偏藍,雖有種陰鬱之感,但看起來不會很沉重,我還挺喜歡的。零零總總還有他裝置藝術設計的草稿,仔仔細細看會很驚訝所有的細節,不管花瓣脈絡、葉脈,全都很完整、繁複的呈現,就連金魚、烏龜等動物也一樣叫人嘆為觀止,覺得這人真是多才多藝極了。

我沒有租導覽,也慶幸自己沒有租導覽,實在是所有的人為了邊聽導覽邊觀賞,整個只能慢慢排隊。每次特展期間造成一堆人擠在畫作前很難讓人好好觀賞的狀況,讓朋友A很不以為然。嗯~或許,但坦白說當時我只覺得,人雖然多,不過,不要太執著於語音導覽,就憑自己的直覺及現場一些文字解說去看,還是可以讓人了解到慕夏的創作風格及後期的轉變。一趟下來,即使買的不是特價票,是以原價進場,整個還是讓我覺得這250元實在太值得了。不用花機票錢就能觀賞到同樣的作品,而且還可以來回反覆交錯在裡面看很久,獲得了很多之前所不知道的慕夏,怎麼能不說值得?!

又,再沒看過比慕夏更削金的週邊商品。先不說他本身的作品就幾乎是商業設計,於是不管是運用在餅乾、巧克力盒上都很適用(之前好像就有法式餅乾用慕夏的畫作作封面)。我自己在經過「音樂、舞蹈、詩歌、繪畫」這作品的時候,看到舞蹈這幅的時候馬上躍出:真像嫦娥奔月,可以中秋拿來應景。果不其然,參觀完到出口旁的商品販賣處,裡面正好整以暇的以「音樂、舞蹈、詩歌、繪畫」四幅作包裝禮盒,推出四入裝的月餅,讓我忍不住當場失笑。

商品販賣處的狀況只能說人山人海。每個女生手裡都拿著好幾盒餅乾、糖果,就連男生也一定會拿個「黃道十二宮」的文件夾,延發出的周邊商品算是我看過特展相當多種類的,不管是小磁鐵、遊遊卡貼紙、杯墊、筆套、化妝包、馬克杯、藝術吊燈....零零總總還真多,雖然有些產品有些失真,不過還是很容易挑起大家的購買慾。台北場只剩下最後三天(至9/12)。若連假不知道要做什麼,還蠻推薦可以去台北故宮看看這個展覽的。

延伸閱讀:
水瓶子有介紹一些特展裡的作品。如果沒聽導覽,看看他寫的相關文多少會幫助了解一些故事背景
【台北】吉絲夢妲 Gismonda@新藝術烏托邦慕夏大展
【台北】茶花女@新藝術烏托邦慕夏大展
【台北】羅倫札奇歐 Lorenzaccio@新藝術烏托邦慕夏大展

3 則留言:

精靈貓 提到...

我打算去高雄聽演唱會時
再去看 ^^
高雄展好久

小魚 提到...

收到了阿貝的明信片,原本那個周末早晨要去看買好票的畢卡索,馬上改變主意,9點就到了,買好票,進去感受慕夏的美。(本來想說來不及了,去高雄看吧!後來決定~~拚啦)

跟阿貝不一樣,以前我都不租導覽,最近開台改變,但會避開那些一堆人擠在前面的地方,或許先繞過,或許不用貼近,有時候距離也是一種美。當然免不了要在擁擠的商店區採買,真是愛呀!真想通通都打包回家,然後會興起一股重遊捷克的念頭。 

阿貝 提到...

◎親愛的精靈貓
去高雄看可能是不錯的選擇喔!
高雄好像是在高雄美術館,空間安排上應該會比故宮好點。不過不管甚麼場地,能安排飄洋過海來讓大家有機會一睹,我覺得都很值得感謝!

◎親愛的小魚
導覽,就看當時的狀況。人少也許我就會聽聽,人多,就不了。或許之前在國外的時候也沒租導覽,就是這樣靜靜的自己「瞎摸索」也覺得挺不錯的。藝術,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自己的見解嘛!了解圖畫背景是好,但有時又會覺得這樣好像又很容易被牽引著走!不是不好,但,像我偶爾聽到旁邊的先生小姐自己的解讀,有的雖然好笑,但也不失意思,因為會覺得:哇~原來也可以這樣解讀。這時我就會覺得還不錯!
畢卡索啊?!本來也是要去看的。但,或許是因為在巴黎的時候已經去看過了,機動性就少了點,只要抱持著:啊~以前也看過了,的想法,就很容易會放棄!真是要不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