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08, 2006

【東京】Pierre Herme

到東京,最早排定的地點,就是Pierre Herme的店;原因,之前說很多了,就是為了小圓餅Macaron。

Pierre Herme的店,在東京,有三間,根據交通便利度,我們選擇了南青山店。尋找Pierre Herme的店和尋找Patisserie SadaHaru Aoki有異曲同工之妙處。以大方向來說,要到達青山學院,很容易;但細部再找5-51-8 La Porte時,像是鬼打牆一樣遍尋不著,竟在原地繞圈圈繞了十幾分鐘。之所以會有這樣的情形乃因Pierre Herme就像Aoki的店一樣,沒有明顯的招牌,相當低調,就這麼靜靜杵在角落。Pierre Herme的店,側面,由明亮大片的落地玻璃窗所組成,至於入口處,則是開心果色的自動門;整個組合有那麼點金屬冷調,以外觀來說,有點像什麼販賣3C高科技產品的地方,也或許是這樣,我們才會錯過而不自覺。

即便踏進去,我們還是有那麼點不真實感,眼前的空間,很寬敞;白色的大理石地板、一個個井然有序的透明壓克力高架陳列櫃,像高級珠寶店,霎時,給人有些許高不可攀的感覺。

我們,並沒有在一樓駐足太久,打從一開始,這裡就被我們設定為要來個下午茶的店。踏上摩登旋轉階梯,每踩上一階,我就忍不住嘩然一下,大大的水晶吊燈、深咖啡色的弧形展示櫃,彷若法國19世紀復古情調,美得叫人驚奇。踏上了二樓,穿著深色西裝的男士有禮地站在階梯口引我們入內。

室內,又是截然不同風情。眼前所見的景象,似高級精品店的VIP休息室一般,空間不大,花雕玻璃後面只有三組由一張小圓桌及深咖啡色真皮皮椅組合而成的咖啡座;面馬路窗邊則延窗設立的長排吧台座位,讓單獨前來的人能夠坐在邊享用甜點邊觀看車水馬龍獨享悠靜。老實說,見到這等沒啥華麗擺設但你/妳卻能從心裡完全感受到那股不可忽視的貴氣格調讓我有那麼一小小點想要打退堂鼓,深怕這一個下午茶可能會讓我身無分文的回家。然,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體面的男侍者都已經上前來幫我們脫掉冬衣外套,只好強裝優雅,乖乖落坐於一看就是所費不貲的皮椅裡。

處在Pierre Herme的二樓,對女生來說,很難不讓妳覺得自己像個女王。我不清楚二樓店內所僱用的侍者是不是都是男性,但,就當天下午來看,不管是前來招呼或是端上茶點的侍者,清一色都是男的,重點是,要身高有身高,要樣子有樣子,各個長得賞心悅目。除此之外,這裡的服務也讓人相當的耳目一新。多數的咖啡店或餐廳,點餐人多半是坐著,而侍者則是站著,於是,點餐的時候,客人多半是昂著頭,視線成仰角的與侍者對談;然,在這裡,全然沒有上述的情況,不管是詢問點餐或端上茶點,Pierre Herme的侍者一定都會蹲下來,視線與客人齊高,態度不卑不亢。這樣小小的一個截然不同,卻讓我覺得備受尊重,頓時又幫這間店加了好幾分。

我們花了好一會時間研究Menu,原因乃上面只秀兩種文字,一是日文,一是法文。原本以為法文看不懂就算了,看日文可能會比較容易進入狀況,焉知我忘了Pierre Herme乃外國人,因此眼前的日文,其實都是外來語的片假名,偏偏我和片假名完全不熟,只好再轉回研究法文。就Yoyo文章中所提,我們知道青山這間店提供了許多與巧克力有關的甜品與飲品,而從Menu上來看也不難發現確實是有三組不同的巧克力套餐下午茶;在僅有此店絕無其他分店的狀況下,照理說我們應該毫不猶豫的點選巧克力套餐才是,然,或許是因為當天天氣太熱,也或許是對慕斯、Opera興趣缺缺,當下還是決定回歸初衷,單點杯飲料及一個Macaron來嚐嚐味道就好。

當下吃的Macaron是什麼滋味,老實說,已不復記憶,或許是因為在Macaron正主兒還沒出現,我們就已被小巧的銀盤、精緻刀叉給吸引住。看得出來應該也是什麼名品呢!只是身處在這樣的環境裡,實在是不太適合做出把盤子倒轉看看是什麼牌子的粗鄙事。席間,隔桌三位日本女生各自點了三款不同的巧克力組合下午茶,雖然沒有實際吃到,但透過眼角餘光及她們的表情對談,不難發現擺盤很有特色的巧克力糕點,嚐起來的滋味一定很不錯。我並沒有後悔沒點巧克力飲品及糕點,因為除了熱咖啡沒啥味道不太好喝及太過小心翼翼不敢交換食用不同口味的Macaron之外,我們在青山店的二樓,倒也度過了一個有點奢華又有點不太奢華,但感官上絕對是很新奇,很享受的午后。

臨走之前,我們不忘在一樓又撈了幾個Macaron及朝聖品:Ispahan及Millefeuille。

我想,很少有人在看到由一圈的覆盆苺夾在兩片粉紅色的macaron之間的Ispahan而不心動,更何況上面還有一片鮮紅玫瑰花瓣,誘人的樣子在打開盒子之後讓人還忍不住讚嘆她做得有多精巧細緻,一小圓點的糖漿輕巧的點在玫瑰花瓣裡,看起來就像露珠一樣,襯得這枚花瓣更加嬌豔,更加柔美。這甜點不僅看起來讓人垂涎欲滴,品嚐起來更是像是在聽驚愕交響曲一樣叫人驚奇連連。她,就像其瑰麗的色彩一樣,用玫瑰特有的香氣與覆盆子的清新酸甜所基底,再配上獨特的卡士達醬、柔嫩多汁的荔枝與濃郁但不嗆人的起士當內餡。是的,起士,裡面有起士。就我原先所知,我知道這款點心是由玫瑰、卡士達醬、覆盆子及荔枝所組成,但我萬萬沒有想到我會嚐到起士味;這也是我對這款點心最難以忘懷的原因,因為能夠把起士放在甜點裡而且將之和其他材料相融合,使其嚐得出本身的脾性卻又不突兀破壞糕點整體口感,這等口味創意,真是叫人佩服絕倒。

另一款的Millefeuille就沒給我那麼大的驚奇了。會點選這個千層派,不得不說,是受了前一天Aoki san的那個叫我吃得開懷不已的抹茶千層派的影響,遂而在點心櫃中看到大師也有做千層派點心,立即一指把它收進外帶盒。

如果說SadaHaru Aoki的抹茶千層派的派皮薄如紙張,那Pierre Herme的Millefeuille的每層派皮就是薄如蟬翼了,這樣的說法絕不誇張,至今我還記得當時咬下派皮那酥脆所帶給我的震撼感;可惜的是,派皮雖然讓我眼睛為之一亮,但,內餡卻不是很投我的緣。Pierre Herme的這個由杏仁果、花生、巧克力或是咖啡奶油所組成的Millefeuille,該怎麼說呢!感覺就很法國宮廷式的雍容華貴,濃郁豐盈的氣味叫人第一口覺得驚艷,但第二口以後開始感到微微膩口,到了第三口之後味蕾疲乏,竟開始想念起SadaHaru Aoki那吃來清香爽口餘韻細緻長存的抹茶千層派。

饒是如此,對於Pierre Herme的甜點,我們還是抱持的高度的好奇,於是,在返台的前一晚,我們遑不隆咚的坐著地鐵,趕在九點之前再度拜訪,除了撈了幾個Macaron之外,順便也撈回了個蘋果塔。杵在我們眼前的這個蘋果塔是不是蘋果倒塔Tarte Tatin,不太確定。只記得這上面裹著一層晶亮糖衣的蘋果塔,蘋果本身相當有脆度,不像美式蘋果塔上的蘋果那樣軟爛;而上面的那層焦糖糖衣似乎加了什麼不知名的香料,以致於和蘋果相結合後,竟不死甜,反而呈現一種微甜中帶有淡苦的一種特殊味道。至於下面的塔皮,不厚不薄,輕輕巧巧的承接容易出水的蘋果,卻完全不被其所沾濕,嚐起來就像個油酥盒子般乾爽酥脆。(看了蘋果倒塔的作法,覺得當天的蘋果塔,很像是蘋果倒塔,但,不確定)塔皮內裡更包了由卡士達醬及葡萄乾所組成的內餡。不知道是不是食材裡有水果的原因,蘋果塔看起來艷光四射風華絕代,但嚐起來卻不像Millefeuille那般華麗膩人,反倒是清新爽朗,味蕾間充滿不同層次的變化,非常對我們兩個人的味蕾,叫我們吃得喜孜孜忍不住樂上天。

大師的甜點,或許有的合味蕾有的不合,不管怎麼樣,其食材之講究度、創意之發揮度、藝術之美感度、製作之精細度都是無可比擬的叫人折服,只有嚐過才能理解為啥有這麼多的人不枉千里也要去朝聖。

【相關資訊】
在哪裡:東京都澀谷區神宮前5-51-8 La Porte青山1&2F。地鐵銀座線『表參道』B2出口
幾時開:平日1100-2100,假日1100-2000
幾多錢:Macaron,一顆,店內食用250日幣;熱咖啡一杯或冰紅茶一杯800日幣,共計1,050日幣,內稅。


延伸閱讀:
Rosepudding的Pierre Herme,遇見Ispahan
凡妮莎的[東京]哇!Pierre Herme
艾瑪的[Japan 2005] 旅程的終點 - Pierre Herme 甜點

12 則留言:

阿貝報料來搶頭香的小拉 提到...

先說有感覺的,
年紀大了,越來越懂得欣賞美男.
帥哥蹲下來(其實有點像跪下來啊)為您服務,
唉優,花再多錢都好啦~
特別是 燈光美 氣氛佳 兩位帥哥服務三張小桌子,讚喔~

Yikuang 提到...

雖然才吃飽午飯沒多久,但是看到令人垂涎三尺的甜點,還是覺得肚子好餓啊Orz

ASSENAV 提到...

PH千層派的內餡我也覺得膩口
小白更是不賞臉
他吃了一口馬上說
這個我吃不下去-_-|||

Kath 提到...

Dear 阿貝~
春酒約已經敲好了囉~
2/12下午2點喝午茶
地點我再e-mail給妳喔~
到時候見~

Grace 提到...

排定第一個行程 at next trip in Tokyo.
很多人只是外帶甜點,看看下午茶內容挺新鮮的!

小魚流口水 提到...

啊)))))))))))

現在回想起來,怎麼我跟米可去東京,基本上好像隨性過頭了,並沒有啥排定的地點,有的,好像就是小芙己經先預約的宮騎駿博物館而已哩!

跟阿貝一起去旅行,果然可以當女王,最重要的是,味蕾與視覺上的一大享受。

看了幾篇甜點,忍不住想問自己,到底去日本吃了啥咚咚?結果記憶最深刻的竟然是,美味日式煎餃。至於甜點,好像沒有吃到說~~一定要找機會去把它"吃回來"!

阿貝去放天燈,真好玩 提到...

◎親愛的張小啦
當女王的感覺真不錯。你講得還真白,我都不敢講說"跪下來"

◎親愛的Yikuang
甜點這玩意,吃再飽都可以吃下去

◎親愛的Vanessa
太濃郁了,不習慣。看來,很多人都不習慣太濃郁的口感呢!

◎親愛的Kath
嗯嗯嗯!知道了。謝謝安排^^

◎親愛的Grace
有時間的話,在那裡享受個午茶,其實很不錯。

◎親愛的小魚兒
可以隨性的旅行,是很不錯的旅行啊!何必硬性規定自己要去哪裡要吃什麼呢?有時候誤打誤撞的東西會讓人更玩味。
甜點,一直在那裡,所以,不急的,以後還多的是機會可以吃

安媽咪 提到...

好誘人的甜點啊~~~
如果能有機會再去東京
一定要去朝聖一番!

Christabelle 提到...

PH在巴黎也是店面低調的店,但是光靠排隊的人潮很容易就發現了。不過我反而不是很喜歡AOKI的作品,不過兩人的確有較量一番的實力。

又想去東京大吃一頓的布丁 提到...

看到這篇,二度造訪PH卻依然沒上二樓的我不禁要飲恨跺腳啦!本來一直嚷著短時間之內不再去東京的,現在又想反悔啦 :p
看完也才恍然大悟當初在我寫PH的那篇文章裡留言卻忘記署名的原來是阿貝耶!我確實沒吃出ispahan裡的cheese味道,味蕾還是太遲鈍了 ^^" 千層派的夾餡的確太過膩人,把我的味蕾麻痺害我不能好好品嘗蘋果派。透過阿貝的文字,蘋果派細膩的美味記憶從腦袋深處一一被喚醒,真的很不錯呢!ps.我們怎麼那麼巧,三款甜點都點一樣的 ^___^

Rebecca 提到...

◎親愛的安媽咪
嗯!很值得去朝聖喔!

◎親愛的迴紋針
各有各的特色吧!都是用心做甜點的好糕點師傅。

◎親愛的布丁
我在妳家看到妳吃的甜點時也覺得好巧,選的糕點都一樣。千層派就不用說了,我想,很難會有人放得過千層派這糕點。蘋果派是我們運氣好,當晚去那邊,可選的甜點已經不太多了,而這當中,蘋果派又最搶眼,所以就把他撈回家了。
Ispahan裡到底有沒有Cheese,我到現在還很懷疑,因為在網路上看到的,都沒有人提到,不禁讓我......疑惑萬分。

alann 提到...

咦, 我怎麼會錯過這篇 XD

阿貝的口福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