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2月 01, 2012

那些「做作照」告訴我的事

所謂的做作,等同現在常用語:「假掰」。

人的一生中呢!免不了有這些所謂的,不是很自然,而是刻意擺出可愛的啦!有趣的啦!装酷裝帥啦!或者....自以為是但實則有點蠢的「做作照」。而這些呢!以出現在團體生活中為最,女生呢!大概就國、高中等唸書的階段(好吧!我承認,因為女生愛搞小圈圈,所以就會這樣..證明美好的友情);男生呢!我個人是覺得當兵為最(←不知為啥我看過不少看起來好像同袍情深,一起保家衛國但實則有點...假的照片)
在河內,逛大教堂的時候看到四個女生,兩兩牽手站在石階上時,先是一愣,後,就是整個...話。當。年。

曾經...我好像也拍過這種,而且特愛在階梯上,兩兩、四四、六六,或許像她們這樣拉手,再不然就是石欄杆上托腮、直線、橫線一排或蹲或踮高低交錯;遂,看到這四個女孩擺出這些的姿勢,並不會覺得好笑,只覺得:好復古啊!好純情啊!畢竟,我已經至少十幾年以上沒擺出過這種姿勢,沒想到現在依然流行?!下一瞬,不禁覺得表面上看起來很做作的樣子,骨子裡卻散發著種種青春無敵的天真,也只有年輕的時候才會散發出來。挺美好的。
我看著唯一的男生,覺得,真不錯。要嘛!不是一拍完就拿著相機給女生們看,討論著這樣行不行?!要嘛!就是一邊對焦一邊調整女孩們的姿勢。既沒有嫌她們假掰,也沒覺得蠢,反而,很有耐性。

前一陣子大掃除的時候,免不了翻到相本,順便又看了幾張。這時不得不覺得沒有數位只有底片機的時代也真不錯,照片,一定都要洗出來,這才能隨意翻翻,順便笑到肚痛。

對於像河內那些女孩們的照片,不勝枚舉。那時,因為人多,所以互相交換拍,不管怎麼裝,反正每個同學都一樣,被拍或者拍的,根本就不會覺得蠢啦,或是丟臉啦,還是怎麼;但,好巧不巧就讓我看到了這張迥異於其他姿勢的。這裡面的,沒一個是跟我同班,但,同校,坐同班公車認識的。我怎樣都想不出來我們居然曾經搞過這麼好笑的姿勢:左右兩手比YA,互相交疊成井字,擺在右眼前方,對向天空,瞇眼。(跟用手畫方框當照相機的姿勢有異曲同工之妙啦!)

我其實根本就想不起來當時到底在幹嘛,要這樣擺?(只記得是飽餐了一頓好吃的豆花+小籠包)如果我不說明的話,光看照片,要是有些人想成這些人可能是以為這樣比畫,吸血鬼跟殭屍會自動退散,我也不會太訝異;但我同學說:那時我們在抓飛機...抓飛機?!抓飛機幹嘛?!據說當時是某人說抓幾次飛機後,願望可以實現。年紀小的時候真的很天真,什麼都相信,所以我也想起來了,後來只要看到飛機,這群傻妞就會擺出這姿勢....抓飛機。(←無言啊!!)不過,最讓我訝異的還是,所有的人都在這張照片裡,而且已經是放學後,離學校很遠的地方拍的,不可能有其他同學。那,意思就是我們是隨便找個路人來拍的嘍?!當時,這人難道不覺得這群人真是有夠奇怪的嗎?看到這種姿勢,不會笑場嗎?只能說,當時應該是秉持著反正也不是只有我一個人蠢,要蠢,大家一起蠢的心情,就這麼合拍了吧?!還有一點也讓我挺訝異的,在根本沒手機與數位相機的年代,誰上學還隨身攜帶相機啊?!真是有夠詭異的。

因為自己也拍過裝模作樣的做作照,是以現在要是成為路人,幫不認識的人拍裝模作樣的照片,我是不會笑場,也不會覺得人家擺那樣的姿勢奇怪或不奇怪;不過,要是自己要拍那些裝模作樣的照片時,倒是不太會找路人。也不是怕丟臉放不開,只是覺得不熟的人可能沒耐性。熟的人,拍不好你可以一直盧到拍好為止,不熟的人,即使覺得拍出來的不夠搞怪或者不夠好笑,你/妳也會不好意思,怕麻煩人家,於是草草說好,沒有問題。

還好呢!近幾年來的朋友、同事也算還有點耐性,有些,可能是自己也愛搞做作照,所以秉持著互惠原則;有些呢則是覺得很蠢,不想自己參與其中,但幫拍,沒問題。是以對於拍這種做作假掰照,如今,我還是沒啥覺得丟臉或放不開,繼續裝模作樣。

不過,不會覺得你/妳蠢,有耐性,願意拍,是一回事。但拍照者心在不在焉?!或者有其它不可抗力之因素,又是另一回事。

我每次去大阪,經過固力果看板的時候都會忍不住想要拍一張跟他擺一樣姿勢的。當然,不是沒拍過,但,不知道為何,可能是我的問題,每一次,我都舉錯腳(←可能有左右不分的障礙),是以去年夏天再度經過的時候我就跟幫我拍的人,耳提面命的說:「不管,這次一定要拍出舉對腳的」。結果?!結果你看看,你看看...還是錯腳。我問:「不是說一定要跟他一樣,這回一定要舉對腳嗎?我舉錯了妳怎麼沒跟我講?」人家幽幽的說:「有嗎?不就一樣嗎,就同一隻啊?!」

如果,幫你/妳拍照的人跟你/妳一樣是左右不分,那,也只能無言的接受。

另一抽筋的例子,則發生在廣島城。
廣島城裡有放著所謂的公主服跟武士服讓你/妳cosplay一下。在我很乖巧的先幫上述的那位人家幫拍完,輪到自己被拍的時候,心裡還琢磨著:到底是我頭太小還是頭盔太大,怎麼一直滑來滑去,還會一直往後掉,感覺很奇怪。雖然滿腹狐疑,但還是很快的嘻嘿哈的擺幾個姿勢拍了幾張,因為還有人在後面排隊等著也要玩。吶吶的一邊走一邊從相機看之前拍的,看完整個昏倒。我說怎麼覺得奇怪,原來這武士頭盔根本整個就戴反了。把照片駑給人家,並用眼神譴責:你為啥沒跟我講頭盔是反的。結果,人家又是一副:有嗎?哪裡有反?的問號連連。直到我拿出鐵證對比並說:「妳看到沒,妳的,是這樣,我的,搞得跟笑傲江湖裡的苗疆女一樣,我現在又不是在演藍鳳凰(左照),妳覺得,這樣,對嗎?」

人家頓時恍然大悟,哈哈哈的順便接了「真的耶!」,最後,才又匆匆忙忙的上去,連盔甲都懶得再綁的,重新補拍右邊正確的。

所以說,裝模作樣的讓人家拍些做作照,其實真的沒啥需要覺得丟臉,反正這本來就是你/妳要的效果;但,如果裝模作樣了半天,結果還拍出了一些不在預期,而且更抽筋的。我真不知,到底是哪個比較蠢。

2 則留言:

小魚 提到...

哈哈哈哈哈!看到那張很復古的泛黃照片,真的忍不住捧腹大笑,要有規模如此龐大的做作照還真是不容易呀!

好樣的阿貝,河內那些很好玩的照片,還是讓妳給翻出來,寫出這麼有阿貝風格的文章來。最後那張,怎麼兩個人看起來都長得一模一樣?

阿貝 提到...

◎Dear 小魚

照片,倒是沒泛黃,為了怕被同學揍,所以用這種顏色比較認不出來。是說我小時候就很有天分,此張照片完全看不出我在其中,整個手直接把臉都遮了,我太洞察機先了。
還有,看來,你跟「人家」一樣。重點在「頭盔」頭盔頭盔頭盔~~~~左邊的是反的,右邊的那個才是正常的戰國時代武士的頭盔,像北海小英雄那樣啦!要有兩個耳朵角的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