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月 14, 2012

2012壬辰年白沙屯媽祖婆徒步進香初體驗(上)

會想要參加媽祖進香,主要是在去年12月時參加五結yummy芽米金色旅遊試遊活動時,剛好碰上了宜蘭二結王公過火,熱鬧的過程,除了讓我很震撼之外,突然也反省起之前既然都能特別卡時間去湊京都葵祭、時代祭的熱鬧,為啥對自己國家的民俗文化活動,這麼的...空白。

小V聊起來的時候講到她之前白沙屯媽祖進香的事情,當場就興起了:如果有機會的話,下次我也要去看看,多瞭解瞭解的念頭。

正因對白沙屯媽祖婆不瞭解,對於小V一直提到:「能不能去,要看跟媽祖有沒有緣。」這句深感不解。在我的認知裡,這種事情自主性的成分很高,只要有心,就一定能去,跟「緣份」,沒有絕大的關係。但,天知道,白沙屯媽祖的進香日期,沒有一定,通常都是擲筊出來的,也就是說,從出發到抵達北港朝天宮到回宮,日期,都是由媽祖婆自己決定的,事先沒人知道;我本以為這樣的活動通常都會落在媽祖生辰農曆三月,也就是三月底四月初左右的時間,是以這回擲筊出來的時間落在二月中,著實叫我們大吃一驚;由於沒有想到會落到這麼早的時間,小V早已經在二月份安排了一些活動,難以錯開,這樣的情形下即使再有心,也沒有辦法從一開始的登轎、出發,開始參與。至於我,很巧,即使出發的那個周末我也因早早就有別的安排而不能參與,但,中間抵達北港的進火儀式,卻是可以的。小V本來對身為上班族的我,周間能來參加感到很驚奇,但,就那麼巧,敝公司那幾天剛好有大型會議,本部全員出動沒人在家,要休假,方便的很。這時我也才慢慢覺得,進香這回事,好像真的跟媽祖婆有沒有「緣」有關。

除了時間不固定之外,白沙屯媽祖這最特別的是,徒步進香的終點雖然都是北港朝天宮,但,行走的路線,不固定,一樣是由媽祖婆決定;簡單來說,在鄉鎮的分叉的道路上,媽祖會自己決定是要走左邊還是右邊這一條。別看這左右一點點的區別,有時候剛好卡兩鄉鎮的交叉點,這一叉出去,天壤之別。

如果只是看看儀式,到終點去等絕對沒有問題。問題是,我想要的是徒步一段跟著前進至北港朝天宮。由於是卡中段,到底要從哪裡落腳以免找不到媽祖婆,就很重要。行前,我還特別諮詢已經參加過三次進香的小V,看看是不是可以模擬一下。不問則已,一問才發現,我哪裡只是對民俗文化活動空白,台北聳的我根本就對台灣的鄉鎮是一片空白,什麼元長鄉、崙背鄉...我聽都沒聽過(整個羞愧)。

在沒有交通工具只倚賴大眾運輸工具的情況下,事前的路線與時刻就要查得非常清楚。(搞了半天我還是路線模擬控)坦白說,直到出發前幾天,我都以為自己模擬的很不錯,但實際下鄉後卻覺得,那純粹是自我感覺良好。不得不說:今年,媽祖婆有緊緊牽著跟我,不然,我先前的模擬,不見得有什麼碌用。

從頭到尾,我都沒有考慮過火車,只從客運下手,因此很早就決定要搭統聯台北-北港段的最後一班車。我心想4個小時的路程,到北港的時候半夜三點,我再回頭走去元長鄉追媽祖就行了。天知道這個想法有多麼的天真。簡單舉例來說,這無疑跟從汐止走去中和一樣;而且天那麼黑,東南西北都認不出來,是要怎麼走?!況且,就算到了元長好了,誰知道媽祖會走哪條路?舉例來說,條條道路通台北車站,但忠孝、民族?民權?還是有差。是本地人也就算了,外地來就算拿著地圖,大概也要花很久的時間才會搞清哪條路是哪條吧!其次,頭一次進香,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我本以為進香徒步大概都是天亮後才進行,原本還想說既然如此,乾脆坐早一點的車南下,找個地方睡一下等天亮看她走到哪再說;但,無疑地,這,又是大錯特錯。幾點起駕,一樣是媽祖婆決定的,凌晨兩點或者三點就起馬是常有的事,不過確切的時間,都要當天才會知道。

星期一下午,媽祖過了西螺大橋,走虎尾還是崙背?沒人知曉。我只能說,很幸運,這回她挑了虎尾,要是按去年崙背,我還真沒研讀,不知道要怎麼去。已先行跟上的小V在晚上七點的時候告訴我停轎於虎尾,我正萬幸押對寶還是買了最後一班車的票,卻在小V告訴我凌晨三點起轎時當場錯愕。末班車是晚上11點多,正常時速的話,到雲林要4個小時,也就是3點,正好是媽祖起駕的時間。這種不上不下的時間很尷尬,畢竟到了虎尾,就算媽祖有GPS顯示她在哪,我仍是要花一些時間找到她;這種一個前腳落地一個抬步跨前(而且她有時候走得好快),就很有可能會發生抓龜走鱉的狀況。那好,到下一站等?!就跟先前說的,一個鄉這麼大,誰知道媽祖會不會經過客運停靠點附近?!更重要的是,原地等,好浪費時間

最後的處理方法是:以不變應萬變。一樣是豁出去賭一把。結果,連司機本來都認為大概要三個半小時才能抵達,卻只花了近三小時,於凌晨兩點出頭,就抵達了虎尾停靠站。更幸運的是,末班車大部分的人雖然都要去進香,但選擇的停靠點都是終點:北港,只有兩個大哥一起跟我們下車。天生孤僻的我這回也不知道是怎樣,毫不遲疑,一個箭步馬上向前開口探問:「大哥是不是也是要去找媽祖婆?可以跟你們一起走嗎?」

我真的覺得我們好幸運好幸運,因為遇到的其中一位大哥,根本就是Pro級的,參加白沙屯進香已經30年,因為他是白沙屯人,從小就參加進香,即使現在已經住在台北,每年也會像候鳥一樣歸來。最妙的是,連他都覺得我們很幸運;他其實從登轎的時候就開始走,但走到台中覺得有點不適,所以先跟媽祖婆告假一天,返回台北休息,之後再隨隊跟上。而我們,就是在他這個隨隊跟上的時候恰巧地碰上他。大哥不愧是有經驗的,要我們先去7-11吃點或喝點東西(←事後才會覺得這真的好重要,因為之後就開始走了,能事先先儲備些能源或者喝杯咖啡提神提神,都是好的),之後再等等看沿路的巡邏車,碰上了就會載我們到媽祖婆駐駕的地方。最後,我們並沒有等巡邏車;大哥或許為了想要展現他大哥的風範,二話不說的叫7-11的人幫他叫計程車,將大家直接載到媽祖駐轎的虎尾興中里。這時,也才深感這頂橘色帽子跟臂章的重要性。有了這兩個顯眼的標誌,身為一樣要去進香的香燈腳們,在媽祖婆的牽成下都會互相幫助。當然,突然間也可以體會為什麼之前有些人在進香的過程中遇到好心人的幫助的時候會有一念:是媽祖派來幫忙的。說真的,事後我也有這種感覺。這位大哥不只引領我們前進,一路上還告訴我們相關事務,提點很多。最後因為人群太多而沖散,導致沒請教大名,稍嫌遺憾,不過內心真的很感謝!
就這樣,進香菜鳥順利的在凌晨三點起駕前抵達。在Pro大哥的指引下,到了山邊媽跟白沙屯媽的轎子前先燃香參拜,領了一瓶拜過的水,完成了先前沒有預期可以達成的「起馬」儀式。就連約好三點以後再聯絡的小V都非常訝異尚未聯絡,我們就已經順利找到還完成了「起馬」,有好的開始。整個過程如此的順利,真的也只能說,和白沙屯媽祖婆,有緣啊!

延伸閱讀:
小V有寫了一系列的白沙屯媽祖
坦白說,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雖然事先我有認真看過 [媽祖] 庚寅年白沙屯媽祖進香˙行前..等文,小V也寫得很清楚;但,我還是覺得,有些事情仍是要親身參與過才會了解其中的奧妙

2 則留言:

阿樹 提到...

阿貝妳好:
我的潛水讀者,看了妳的網誌好多年,今年終於有機會可以跟阿婆一起進香。
我和弟弟兩人要走完全程,搜尋許多首走族的資料,有些疑惑是否要訂進香遊覽車,還有妳是將行李全背在身上嗎?包含睡袋、藥品、餐具等等。先謝謝妳的回覆:)

Becky 提到...

@親愛的阿樹
我真是萬分的抱歉。乙未年的都走完了我才看到你被隱藏的留言。希望你有走完全程。
如果以來回來說,我自己個人有曾想過訂遊覽車以備不時之需;可是,訂遊覽車這項我覺得每年我大概都只會想想,畢竟只有自己最了解自己。我想,我到最後可能會根本就坐在上面。
是的,藥品、衣物、餐具,我都帶在身上;但,不帶睡袋,以後也不考慮,最主要是,隨身行李的重量越輕越好;而且到最後我已經練就了只要紙箱跟報紙、簡便雨衣,我就可以直接席地躺平了(←完全無力去管怎麼睡)
我想,經過今年,你應該也有體會。
真的很抱歉現在才看到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