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4月 21, 2006

【台北】巴黎1930(上)

先說結論好了。真是無可挑剔的一餐,食物好,服務更是周到,真要挑剔的話,價格不是太平易近人,但,我們共同的結論是掏卡掏得絕對爽快而且....值得。

距離我上次到巴黎1930用餐,已快四年,那時是為了榨鴨去的,有趣的是,榨鴨後來沒吃到,因為校友說鴨子很大兩個人吃的話會吃不完,想說那哪天找齊人再來吃,焉知這鴨就此成為絕響。雖說如此,當時喝到的那個熬煮了八個小時的牛肉清湯,至今讓我仍是印象深刻。後來為啥沒有再去?一方面除了價格不平易近人之外,大概就是因為巴黎1930陸續有著風雨飄搖,旗艦沉沒的聲響。這樣的聲響,直至去年八月都還沒有止息,我還記得當時我們和巴黎1930的經理Jack,聊了好久,雖然他力邀我們有空來用餐,然,當時我們沒人想拿錢開玩笑。

今年二月,我們有重新到巴黎1930用餐的計畫,但,老實說,要不是某個原因,只怕再次踏上的路途還很遙遠;而即使十有八九會成行,再老實說,我一直提不起勁來,心想,法國菜不就是要吃傳統,主廚都換成北美人了有啥好吃?!這樣的心情一直到看了克拉拉的文章後,瞬間有了改變,如果連克拉拉都能把標題下成「精細實在」,那想來絕對有其看頭,霎時原本的意興闌珊變成主動積極,趕緊和其他兩隻敲定時間,怎樣都要去探探那個讓克拉拉覺得頗有水準的Macaron。

星期五,沒人有上班的心情,五點半書包收收了,飛奔似的前往巴黎1930。當我們被領到最裡面最角落的位置,不由得不稱讚一下小拉小朋友思考周延,考慮到會照相不想打擾到別人也不想把自己搞得太拘謹,遂而事先要求了角落位置。Jack不虧是優秀的經理,據上次到巴黎1930吃舒芙蕾已是半年時間,他很快的就認出我們,開心的和我們打招呼並拿出菜單向我們推薦當季白蘆筍餐點,雖知白蘆筍季機會難得,但早在網路上研究過菜單的我們對於餐點早有既定的想法,點了兩客主廚套餐及一客海鮮套餐,Jack也不再多說啥,只就我們在提出想要更換甜點時,適時作出推薦。好的服務就是這樣,言談之中適可而止不多給人壓力,到最後與之對談反倒覺得如沐春風

正式餐點之前,照例麵包率先呈上,與巴賽麗廳相較,巴黎1930貼心許多,切片的雜糧麵包以及Beguette已個別放好在每個人的BB plate上而不是放在一個籃子裡讓大家自己取用。領班Simon在呈上麵包時順道介紹了一下法國半鹽奶油Beurre Echire Demi Sel,雖知這奶油已讓很多人稱頌,不過對奶油製品有先天性障礙的我在一開始的時候還稍稍猶豫了一下,只先嚐麵包的原味。溫熱的黑麥雜糧麵包,極香,特別是和上面的芝麻一起咬下,當下讓我覺得就算不抹奶油就已經很好吃了;不過,奶油都已在桌上,不試試好像又有點說不過去,就這麼挖了一小點抹上Beguette。嚐入嘴裡的奶油,纖細、香氣十足,點點鹹味配上嚼勁十足的Beguette,相得益彰,好吃的滋味引得我繼續朝奶油盅挖,連帶小拉小朋友都用驚奇的表情說:「阿貝,妳在幹嘛?妳居然在挖奶油耶?!」是啊!我自己都很驚奇,最後兩個麵包每一口都是沾著奶油吃掉的。


好菜要配好酒,上開胃菜之前,我們請Simon幫我們直接配酒,Simon本來就主廚推薦套餐的主菜而幫我和糖果姐姐選了紅酒,我心想前菜反正都以海鮮居多,不如先喝白的再喝紅的,遂而他幫小拉小朋友選了Chablis,而我們的則換了Napa的Pine Ridge Chenin Blanc Viognier。加州陽光充足,出產的葡萄酒一向果香味馥郁,而這款還帶點草香氣息,喝來清爽溫順,很適合單喝。開胃菜用水霧狀玻璃盤呈上,乍看之下頗有菜肴放在冰塊上的感覺,挺微妙的;左邊的薄花枝片,和Napa的白酒很搭吃起來亦發甜美,然,和右邊的鵝肝慕斯就不是那麼的搭了,這款白葡萄酒本身香氣很濃,鵝肝也是,遂而兩相搭在一起總有種互相牴觸的感覺,我捨白酒單就鵝肝,濃郁的氣息、綿密的口感,不由得覺得鵝肝還是單食的好。


緊接著上場的是:嫩芽鮮蟹三味冷盤,這冷盤一上來,看到最左邊,心裡不由得驚呼這玩意該不會是茗荷吧?!果然,在Simon的講解下確定此物乃為茗荷,這下,更驚訝了!不是法國餐嗎?很難想像日本的食物會出現在其中,再看看最右邊,一薄片的中腹鮪魚肉,看來這新式法國料理已融合了fusion。茗荷,有著獨特的香味以致底下切得細碎的蟹肉全被掩蓋其光芒嚐不出什麼滋味,而或許是因為先前吃過朋友以剁碎茗荷燴醬汁做成的冷麵,印象極好,遂而這個茗荷佐蟹肉的開胃小點,就略顯單調了點;中間的魚,底下拌以細碎洋芋或是蔬菜成為風味獨特的沙拉;至於最左邊的中腹鮪魚,食材很新鮮,也或許是太新鮮了,氣味全淹蓋了放在上頭的魚子醬,叫人對於魚子醬感到有點可惜,不過能夠在法式餐廳嚐到鮮美的生鮪魚肉,叫人感到相當耳目一新。

至於小拉小朋友的前菜則是:酪梨鮪魚盤附新鮮海膽。我一開始光是忙著吃自己的都來不及了,其實有點無暇顧及於她的,之所以會引起我的興趣乃小拉小朋友驚呼說:「這海膽配紫蘇好好吃喔!」光聽到她講大概還不覺得怎樣,重點是她那眉飛色舞眼睛為之晶亮的表情,怎麼看都覺得此物肯定是非同凡響;食了一口,果然,海膽很甜,紫蘇很清香,沒以往嚐得嗆鼻,配上甜美的海膽,交織出柔順富有層次感的味道,讓人越嚼越著迷,難以忘懷。


第二道前菜,不論是海鮮套餐:香草奶油龍蝦附墨魚燉米或是主廚推薦套餐:海膽龍蝦沙拉附黃金洋芋,都是以龍蝦做賣點,Simon在上菜的時候特別像我們介紹這是波士頓龍蝦,只取其螯來做料理。海膽龍蝦沙拉附黃金洋芋這道菜雖然也有海膽,但由於剛剛吃過小拉小朋友那個海膽配紫蘇的味道實在是太有層次,太特別,遂而即使這海膽嚐起來雖然也是新鮮甜美,卻總覺得略嫌單調了點;至於龍蝦,烹調的剛剛好,甜美度感覺得出來食材選購的新鮮度;比較可惜的是一旁的黃金洋芋,不知怎麼著當我吃著的時候,總覺得沒啥特別,覺得如果換成別的配菜或者只要調點不一樣的醬汁,沒有洋芋,好像也可以。反觀小拉小朋友的第二道開胃菜就有趣多了,這當中的有趣乃於龍蝦螯下的燉米。上一次吃到好吃的燉米,也是在亞都,不過是在巴賽麗廳。眼前的燉米和上次的口感完全不同,沒有米心,照道理沒有米心的燉米多少會讓人有點談論的空間;然,當下我們卻覺得這個燉米很有意思,原因乃在於和著燉米的醬汁,這個醬汁嚐起來,有點檸檬味,些許的酸交融在米粒之間盡是股特別的迷人香氣,讓人覺得這燉米就算沒有米心也沒關係。


最後一道前菜上場我們先是被一陣濃烈的香氣所吸引,細細一看這才發現原來主廚推薦套餐裡的松露鮮魚盤佐菌菇醬汁,細白泡沫醬汁上有片刨得很薄的松露,香氣乃源自於松露片、松露油與菌菇的交融。Simon向我們解釋泡沫醬汁底下的魚乃當季鱒魚,魚肉表皮被煎得香酥,配上底下馥郁的醬汁與切丁朝鮮薊,吃起來很溫潤。雖然沒有吃到小拉小朋友的千層巧達時蔬干貝佐蛤蜊醬汁,但,以口感豐富度、驚艷度來說,三道前菜的表現,海鮮套餐似乎略勝一籌。選酒方面,這兩隻白酒當然都很好,但要是重新來過,我想我會選Chablis來配這三道前菜,不是說Pine Ridge Chenin Blanc Viognier這支不好,只是當天我覺得這款對我來說太果香、太甜美,偶爾會稍稍紛擾了菜餚,總覺得這支單喝可能更適合我。

延伸閱讀:
小拉的台北亞都麗緻大飯店 巴黎廳1930
Grace的難忘的巴黎廳1930
克拉拉的精緻實在Paris 1930(上)
克拉拉的精緻實在Paris 1930(下)
Dennis的亞都巴黎廳1930的法國大革命

註:阿貝當天幹了帶了相機卻忘了把記憶卡放進去的蠢事,所以,照片通通不是我拍的。全是小拉和糖果姐姐拍的。以上

21 則留言:

Omi 提到...

有新文章唷!先踩了在看,呵呵!

小拉 提到...

你.你.你.居然兩個套餐都寫,
怪不得有上下兩集,
老實說,相較於阿貝的,
我,真得寫得嚴肅了點,不好玩,不要寫了!

Omi 提到...

我還蠻喜歡帶有鹽味的奶油,基本上,我懷疑自己愛吃鹽巴,哈哈!
對於酒,我沒有任何背景知識,因此看到阿貝敘述只能啞口無言,完全信任阿貝的味蕾感受。
關於鵝肝,由於我太肥了,所以被警告不能貪吃這東西,結果卻用次等的鴨肝醬,雞肝醬,豬肝醬滿足自己,這樣也沒好到哪裡去。
關於出現日本食材,那是很令人驚喜的巧思吧?!
波士頓龍蝦?聽起來就很美味。
這一場饗宴,看來精采可期囉!

咖啡因 提到...

小拉,你要寫,乖
阿貝,沒裝卡的事情我也幹過

alann 提到...

果然服務好的話就先贏一半啦

下集下集~~ XD

Rebecca 提到...

◎親愛的omi *2
還好妳先踩了,不然就是小拉小朋友是頭香。
妳真的很可愛,看到妳說被警告不能吃鵝肝,但後來就吃雞肝鴨肝醬,當場笑出來,....這...不是一樣嗎?
我只能說這一晚我了解到什麼叫新式法式料理,近年歐美流行日法式料理,連日本本地自己都有參雜了西式料理,不由得說fusion真的是個趨勢。當然,傳統有傳統的好,但新式也有新式的新奇

◎親愛的小拉,
神經喔妳!真要和上篇來看,這篇,確實是嚴肅了點,妳八煙寫得比較輕鬆
幹嘛不寫!繼續寫啊!我想看~

◎親愛的咖小因
哇哈哈哈哈~這樣,我適懷了點,因為你們這些搞攝影的都會忘記放進去,那...相形之下,我還好嘛!你們比較嚴重點

◎親愛的Alann
是的,服務好,贏大半

Rickson 提到...

Pine Ridge Chenin Blanc Viognier這支酒沒喝過,不過他用了Chenin Blanc跟Viognier,非常好奇他的味道。所以胡亂想猜測一下:

他選這支酒應該是為了配鵝肝,因為Chenin Blanc屬於『香甜型』,理論上應該蠻配的!不過可能酸度不夠,鵝肝會有點油膩感。Viognier葡萄屬於比較硬的,風味比較豐富,不過我自己的經驗,鵝肝配這種有點硬的酒,會引出鵝肝的苦味。

這樣配我覺得有點怪怪的!不過人家這樣配應該有他的理由。

另外你們之後有很多海鮮料理,這個酒配海鮮的確不如Chablis討喜。

Nisa 提到...

我一定要說...一定要說...
ㄚ貝姑娘(是姑娘吧??),您的用字遣辭簡直出神入化到讓人會認為你是長時間在筆耕美食評論項目的專業美食家...
不好吃都能被你寫到讓人腦中開始冒出自己想像的超完美食物囉~~
^-^

咖啡因 提到...

我是第2345篇回應溜

weiwei 提到...

太讓我羨慕啦,
我只能一年去一次,固定同一個位置,
然後,暨前年那一次,
我今年又要在月子過後不久,以臃腫的姿態慶生@@

rosepudding 提到...

老早就跟老公預定好今年的生日大餐要在1930慶祝,所以阿貝發文時一直忍著不看內容以免失了新鮮感。可是今天還是忍不住看了 XD
越看越期待!!哼哼,老公最好有記得訂位!總不會還要我自己訂位吧?哈哈!

狐狸小露 提到...

很厲害很厲害啦
不管是阿貝還是小拉的
都已經讓我看的目眩神迷了啦~~~
期待下集喔^^

小拉當阿貝回留言 提到...

布丁,
可以看,可以看,
因為發現,昨天(4/27)已經全部把菜單改掉了,菜都不同哩,Chef Menu看來真不賴哩~

小露,
謝謝你不棄嫌啦~忍受我兩隻撈叨的文章~

阿貝今天一定要寫完 提到...

◎親愛的rickson
Chenin Blanc,適合拿來作貴腐酒,所以不難想像這隻的甜美。我上次看書,說Chenin Blanc搭鵝肝很合,他們會這樣搭,想必是因為這樣吧!我稍稍回想了一下,苦味,到不至於,但當時覺得這鵝肝慕斯嚐起來很濃郁,不知道是因為Chenin Blanc襯出來的還是他本身口感就是這樣,這個,也許要哪天自己去搞個鴨肝醬及這款酒,重新試試才知道
Napa的酒,多是前段迷人,缺乏尾勁,所以喝到最後總覺得法國酒要來得耐喝。說真的,很弔詭,明明葡萄品種都是Chardonnay啊!怎麼會有這種差別。想來還是和土壤有關。我還是偏Chablis多些

◎親愛的Nisa
妳太過獎了啦!還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
但是,很謝謝你喜歡(飄飄然中~)

◎親愛的咖小因
又玩數字遊戲喔!
好好好!你好棒。啾一個,乖,已經啾了喔(笑~)

◎親愛的Weiwei
我才羨慕呢!瞧瞧妳說的,每年去一次,妳瞧瞧我上次去到這次去,中間間格了四年呢!而且生日也沒那麼好命可以被請到那邊去吃飯~泣

◎親愛的布丁
好好的enjoy吧!昨天,菜單更換了,裡面有些菜看得讓我很有興趣,直說想再去呢!

◎親愛的小露
^^,我也希望下集快點出來呢!我的媽啊!真的拖太久了,今天一整天居然只打了五個字(汗)

◎親愛的阿拉
感謝妳的回覆。妳還真一心多用啊!17:26???一邊M一邊幫我回留言!好!算妳狠(喔!突然想起,那時我好像在講電話)

米可 提到...

阿貝:
光看你跟小拉寫的,就讓人口水直流!

光前菜,就讓人覺得三張小朋友值得

小魚拍案叫絕 提到...

知道嗎?我每次看阿貝寫美食,我都得找"好整以暇"的時間,才能夠專心地看。

這文,我已經來瞄過好幾次,多到自己都數不清了,可是都是在心有旁鶩的時候,讓我無法盡興。現在在高雄家裡,沒有人跟我搶電腦、屋子裡一片靜謐的時刻,我終於完整地、仔細地,讀完了。

我很努力想要記起一些美味好料,可是,終究還是頹然放棄。我想,還是找阿貝跟小拉一起去吃,才能夠清楚地知道,我到底享受了怎樣的一道美味料理。

妮。 提到...

阿貝:
五月份也計畫安排了
要上1930吃他一吃..
有你打頭陣,
 看來先以文享受味蕾囉??:)

阿貝 提到...

◎親愛的米可
東西好吃,配上好的服務,三四張小朋友,真的是會掏得心甘情願。反觀,東西不怎麼樣,服務又很差,真的是會讓人罵聲連連啊~

◎親愛的小魚兒
妳這樣講,會害我不好意思溜!
好啊好啊!拜託找我們去吃,好久沒和妳吃飯哩!下次妳老闆請客,麻煩記得撈我們去當雞犬(大笑~~~不過,我是真的很認真的再拜託的。不然,撈我去那裡工作,我幫妳們做事,這樣,請得名正言順,嘻~)

◎親愛的妮
哇~好多人五月的時候都要去吃。現在果然瞭解Grace當初吃完之後再看到我說我即將要去吃幹嘛寫說羨慕了!真的是讓人很羨慕呢!美味的東西怎樣吃都不嫌多,特別是配上有好的服務。

GC 提到...

我只能說這裡顯然讓我對他們的菜色、服務和環境都有很不好的印象

進餐廳服務生詢問了我們喝什麼後
就讓我們等了快15分鐘都沒來點餐

服務生態度很壞,肉連服務生都說口感差!!

匿名 提到...

唉 ~跟我不一樣~
龍蝦湯的味道很腥 連服務生看起來像打工的 > <”一點都不專業@@環境老舊餐具也太舊xD甜點就完全失望XDDDD




amanda

RC 提到...

◎親愛的GC
時隔已久,今年,沒有再去試過巴黎1930,所以不便評論

◎親愛的Amanda
食記離現在已經太遙遠!餐廳還在,但主廚人事可能都換了一兩輪了,所以,不便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