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月 10, 2010

Cabernet Sauvignon wine tasting


以葡萄品種來說,Caberbet Sauvignon是我喜歡的葡萄品種之一。原因,很簡單,對於一個鼻子壞掉的人來說,Pinot Noir 太細緻,分不出來,Merlot,有的,又太無聊,至於其他的則是...看心情;當然,最主要的原因是,Caberbet Sauvignon皮厚夠渾,不至太酸澀、不會太甜膩也不會沒韻,價格便宜,開瓶就能喝,不太會出錯,尤其是南美洲的。

正因為如此,有此種葡萄品種的品酒會加上區域含跨法國波爾多、智利、美國及澳洲,一次可以比較各個國家不同的風韻,何樂不為。

Chateau de Malleret, Haut-Medoc, Cru Bourgeois 2003
初聞有種濕泥土的氣味,初喝的時候感覺不出來有什麼特別,甚至還稍微有點失望,因為覺得缺少Caberbet Sauvignon那種渾厚的感覺;然,隨著時間,它慢慢散發出一種黑醋栗的氣息,雖然還是沒南美的來得厚實,但自有獨特緩慢的迷人變化,屬於倒吃甘蔗型。

Vina Casablanca Nimbus Estate Cabernet Sauvignon 2007
智利的酒。我還頭一次喝到感覺像是勃根地,細細的Cabernet Sauvignon。一般來講,智利的都屬於比較厚實渾厚,這款,初聞有股青椒的味道,喝起來帶股青草味,不酸也澀,算滑順,但還不到飽滿圓潤;放久了之後竟慢慢散發出牛奶糖的香味,可喝起來卻不甜,像清新爽口的李子

Chatuau St.Jean California Cabernet Sauvignon 2007
果香非常濃郁的一款酒,幾乎不用湊鼻就可以聞到濃烈的黑櫻桃味道。當然,喝起來也是非常非常的果香,口感圓潤屬非常肥美的那種,可惜,不是我的菜,對我來說太甜了點,卻是我對面小朋友的最愛,五款酒裡面他最喜歡這一隻,可能是因為一入口就充滿水果氣息與甜美的焦糖味吧!

Wolf Blass Cold Label Cabernet Sauvignon 2007
五款擺湊在一起,初喝,我最喜歡南澳這隻,一入口就覺得很順口平衡,但弔詭的是,很難聞出他的味道,即使湊鼻也要很用力的吸兩口才慢慢覺得好像有點黑巧克力的味道。這時此瓶已先開了至少30分鐘,然,即使一個小時過去重新再聞,我還是要很用力的才能聞到他的味道,且因第一隻經過時間的洗禮,變化多了起來,味道層次比較豐富,遂,差不多的價錢,我應該還是會先選Haut-Medoc的。不過,這隻後面也挺有趣的,最後嚐起來有點鹹鹹的味道,我一直想不出來要怎麼形容,隔壁的同學說很像比較帶點鹽的酸梅,想了想,倒也有幾分接近。

Saltram Mamre Brook Cabernet Sauvignon 2005
雖然都是南澳的酒,但早兩個年份加上酒廠不同,這款在氣味上就比前一款來得容易辨識些,也是帶點巧克力、橡木桶芳香的味道;口感上一樣滑順但就比先前的多了點厚重感。兩隻南澳的酒,價格都差不多,各有各的特色,很難分出軒輊。

這五款酒,第一隻最適合單喝,也不是說它不能配菜,只是覺得單純一點比較能夠嚐出不同時間的變化,醬汁太多的菜餚可能會擾亂口感,有點可惜;其餘四款除了美國那隻稍微甜一點,其餘配牛排羊排等口味比較重一點的紅肉都很適合,酒有芳香,嚐來細緻卻不會過分喧賓奪主搶奪菜餚的風采

*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3 則留言:

小魚 提到...

唉呀,我認真在想,如果我也去品酒的話,可能傻傻的什麼都分不清吧。

阿貝實在太強了,可以寫出這樣的文章來,果然是有用心去研究過。如果沒記錯的話,今年弘兼憲史今年上半年會來台灣演講~~~~咦,我跳tone了嗎?就記得他也寫過一本葡萄酒的書呀!

小魚 提到...

對紅酒,我是完全沒輒,完全憑舌尖上的感覺,酸或澀,順不順口,喝完後停留下來的感覺,就這樣。其餘的,完全不懂。多年前去波爾多還有稍稍稍稍做了一點小小的基本常識的小小小小功課,但,旅行回來,也忘光光了。

記得我千里迢迢搬了兩瓶回來,好像還存在櫃子裡捨不得開~~~~嘩,陳年老酒耶!可是,那是我跟某人的記憶,寫著寫著,有點,呢,淚上心際了。不行不行,我得振作!

那票,我是一定去要的,但他來不是說紅酒,而是談新興市場,是講跟投資有關,這樣,妳有沒有興趣?

Rebecca 提到...

◎親愛的1/13小魚

啊哩!這篇偷偷的壓在下面想說我自己記記就好,應該不會有人發現,結果,妳居然還這麼認真看。
偷偷的說,其實,我也還是分不清楚。所以才想說要好好記一下,順便練習一下看怎麼紀錄(說是紀錄,但,好像不是記得很全,很多Fu都跑掉了,回家以後完全想不起來)
也不能說以前都沒有記,但,就像上星期六發講義的時候我講的一樣,每次記在講義裡到最後,講義也不見了,所以,等於,沒有。趁還有點記憶,就先寫點在Blog上,比較好保存,也許哪天要找的時候也比較好找!
弘兼憲史因為畫島耕作的時候好像有去法國採訪過,所以紅酒多有涉略!我覺得他也是個很厲害的人,曾經在家電業當過上班族,之後變漫畫家,還有出書,連怎麼用記事本也寫得很讚!真是多才多藝!
怎樣,妳又有演講票了嗎?拜託記得分我一張,我要去拜讀

◎親愛的1/14小魚
每一隻酒,都有自己的適飲期,就如同愛情一樣。捨不得捨不得,但,有捨才有得!存封著都不去觸碰,會變質的仍然會變質。有時,東西,只是形體,曾經存在的已經烙印在腦海裏,現在也許不記得,但,有天,仍會再想起。趁美好的時候一飲而盡,即使想要營造的氛圍已不同,但,美好的液體滑入喉,曾經的美好再次入心,不也很好?每件事情一體兩面,要想心酸,永遠都只會心酸,要記得美好,那即使滑落一滴淚,也會感謝曾經有過的美好^^
至於弘兼憲史,即使不談紅酒也ok啊!談投資聽聽也沒啥問題啊!這人,其實挺有趣的,有機會了解不同方面的東西,挺好的啊!如果時間OK的話,當然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