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11月 27, 2011

金牛角DIY初體驗


其實,我已經記不得三峽的金牛角到底哪間是創始店或者哪一間最好吃。不過套句我媽說的話,不管怎樣,三峽隨便一間的都比台北做的好吃;加上我對這玩意,也沒特別饞,所以,哪間,真的也無所謂。

金牛角的餅鋪經過很多次,倒是頭一回入內看看這玩意是怎樣製成。任何一個產業都有生產線,金牛角也不例外。只見偌大一室有條輸送帶,阿姨們各自坐在左右,拿著製成的麵糰,先是搓成錐狀,緊接著再拿著桿麵棍慢慢桿成扇形,隨著上寬下窄,用手這麼輕巧由上而下的一捲,馬上就變成一個層次分明,左右對稱螺旋金牛角。成型的金牛角,隨著輸送帶送到後方,後方的阿姨再一個一個將之放到烤盤上,刷上金黃蛋液,灑上芝麻,放入烤箱裡烘烤。之後,就成了三峽街上處處可見,小巧可愛的金牛角麵包。

看,是一回事;做,則是另一回事。待自己上場,儼然不是那麼回事。雖自得有拿過桿麵棍滾過幾次派皮,但這金牛角的麵糰,比我想像中的還要韌,一搓一桿竟沒有辦法直接桿成扇形、攤平;每滾一次,有韌性的麵糰竟又這樣的彈回去。好不容易推平攤開到了「捲」的步驟,焉知人家輕巧一捲即成型,到我手中卻又變成了奇形怪狀。來回琢磨了幾次,好不容易有了個樣子,阿姨卻嘆道:「妳捲得『拎拎』的,這樣咬起來會變得鬆鬆的,不Q不好吃。」一邊又幫我好好加工補強一番。原來,金牛角咬起來酥脆中又有點嚼勁的秘訣在於捲的時候要捲得緊實啊?!

「妳看我們做好像很輕鬆,其實,不太容易吧?!」阿姨一邊笑一邊把加強好的遞給我。

真的是呢!所謂術業有專攻,一門學問一門經,任何事情都沒有想像中來得容易。就拿我自己桿的、捲的這兩個來說,A與B的樣貌完全不一樣之外,饒是經過阿姨幫忙加持一番,烘烤過後吃起來香歸香,但總覺得就像遲暮的美人,底層的肌理,還是空鬆了點,沒店家做的那般緊實,有嚼感。

『誰知盤中飧,粒粒皆辛苦』,金牛角也是。

2 則留言:

小魚愛吃金牛角 提到...

阿貝做的,金水呀!

金牛角好好吃,流口水了說。可是,12月底前給自己一個目標,為了2011年最後一場馬拉松,真的不能再放肆了~~~~阿貝之前說只准一天,可人家墮落了好久說(吐舌狀)

阿貝 提到...

◎親愛的小魚
上面那一個比較好看。第二個真的就有點左右不對稱,還好阿姨有幫我修改一下。
妳本來說12月再減的喔!現在,12月了喔~要忍耐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