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3月 18, 2005

【台北】阿正廚房

阿正廚房的盛名,早就如雷貫耳,有趣的是,聽過是聽過,可大家都沒去過。拜皇恩之賜,這廂可有機會來瞧個究竟。

走進阿正的店,該怎麼說呢!幾乎和我看到他家菜單時感覺一樣,有那麼一絲有趣,紅磚褐調木地板、窗明几淨、流洩的爵士樂、牆上的幾幅黑白攝影作品,感覺起來,似西式咖啡店;然,坐久了,卻又覺得有那麼點像中式家常餐廳的不端架子、平易近人感。

預訂的同時,我們已先請店家幫我們配菜,菜色如下:生魚油醋沙拉、南瓜湯、松露蛋捲、酥炸芋泥乳酪、法式小羊排、奶油野菇、蒜片魚、照燒豬肋排、鮭魚親子飯、甜點。

我們一邊先喝他們的新鮮果汁一邊等待其他人的到來。柳橙與葡萄柚各半的果汁一入口,旋即感受到飽滿的果粒,現榨工,不言而喻。飢腸轆轆之際,大家終於到齊,我們開始上菜。首先登場的開胃菜是生魚油醋。義式油醋配上生菜,這樣一般組合是大家耳熟能響的。阿正的這道生魚油醋也是以其為基底,再配上薄厚恰巧的生鮪魚、松子、芝麻、海帶,整個組合很清爽,沒有太大的負擔,果然很開胃。J拿著筷子夾了片生魚吃了一口隨即眉開眼笑,嗚著嘴一副不可置信的說:「這魚,好好吃喔!」其滋味,我想,也不用再多做說明。

緊接著上來的,是另一開胃菜:酥炸芋泥乳酪


之前看到菜單的時候,很難想像這是什麼樣的一道料理,等上菜看到樣子之後,一時之間還覺得普普,因為,看起來就像可樂餅的樣子;然,咬了一口,濃厚起士透出,而夾在起士後面,則是另一香氣十足、綿細的芋頭泥,這一中一西食材所組合出來的內餡,在味蕾間交織、爆開的感覺真是讓人覺得美妙極了;我個人覺得比較可惜的則是它的外皮,麵衣裹得厚了點,以致咬起來稍稍硬老了點,不見酥脆爽口。如果外皮薄一些,咬起來卡哩卡哩,那我想這道菜,堪稱完美。

兩道開胃菜之後,上的是湯品:南瓜湯。西式湯品,給我的感覺一向就是濃稠,而我,也比較偏好濃稠式的口感。阿正的南瓜湯,南瓜混著牛奶的香氣十足,南瓜本身甜美滋味也嚐得出;然,這湯是屬於西式濃湯中偏清爽、無負擔的那種,因此,讓比較偏好濃稠綿密口感的我,只舀了幾口,意思意思試試味道即作罷。

接下來上的則是我念茲在茲的松露蛋捲。老實說,如果有人覺得今晚的菜色不過爾爾,我想,多半是因為這個松露蛋捲導致的。早在知道要來阿正用餐,我就一直哭夭著說:「麻煩請賞我松露蛋捲。」實則,上星期,我到供應法式餐點的路易XIV用餐,期間點了個松露蛋來吃,可或許是店家用油用得過多,嚐起來只有蛋泡油的感覺,花了680元,我們還是不知道所謂的松露到底為何物?再者,我知道松露價值不菲,但,在阿正的菜單上一份居然要價1280,我更很想知道他這松露蛋捲到底會是怎樣的滋味,於是當阿曼達問我菜單該怎麼配之際,我藉機圖利自己說了:「都可以,不過,麻煩跟他們講請配個松露蛋捲進去。拜託。」

蛋捲還未上之前,我和Aniki曾猜測這蛋捲會不會做得像日式玉子燒那樣,結果的結果,當然不是。上桌的蛋捲,就是英文的Omelet蛋捲的樣式。人說:松露吃起來其實沒有什麼味道,之所以會成為珍貴美饌,乃在於它有股濃烈沁人的香氣。在蛋捲還未上桌之前,遠遠的看著服務人員端著它過來的時候,我大概就領略到松露是個什麼樣的東西了;這有食界黑色鑽石美稱的東西,果真的是香氣迫人,隔著四個坐位的距離,我都可以聞到它。(認識阿貝的人就知道這有多神奇,阿貝鼻過敏,經常處於鼻子不通的狀態)

阿正師傅的這道松露蛋捲,松露是剁碎和在蛋裡的,和我之前在路易XIV看到用片的形式大不相同。蛋捲的份量很大,即使分成10塊,都還不是那種只吃幾口就沒了的小塊。細細將蛋捲用筷撥開,蛋的本身,像日本美食節目最愛頒演的蛋包飯的蛋包那樣,一劃開來是半液狀的,熟度有餘又帶幾分軟滑嬌嫩,恰到好處;至於碎松露,果真芳香撲鼻,迷人的不得了,將蛋捲提升至另一股不同的風味。或許是我的心理作用,我突然覺得那些愛用費洛姆形容松露氣味的用語是有幾分道理的,因為這松露蛋捲吃起來真是有幾分會像談戀愛時出現的那種莫名,但不知是怎樣,就是覺得很歡愉的愉悅感。

吃到我夢寐以求的松露蛋捲後,主菜法式小羊排上場。之前因為不知道松露蛋捲份量多大,怕分不到之際我曾說了句:「不管不管,我一定要吃到松露蛋捲,我願意拿兩塊羊排來換一塊小的松露蛋捲。」焉知在我吃了這法式小羊排後馬上改口為:「ㄟ...不行,不能拿兩隻小羊排換,只能拿一隻,而且這一隻還要讓我先咬一口。」

一般來說,羊排通常都有羊羶味;然,阿正的小羊排,呈漂亮的粉紅色色澤,不僅沒有羊羶味,肉質還非常的柔嫩多汁,我和J在咬了一口小羊排後,反應幾乎一樣是快要跳起來,覺得這肉怎麼能這麼軟滑柔嫩,好吃的不得了。第一口,我是沾著一旁的芥末子醬和不知名的特調醬食用,後來發現,不沾醬的原味其實更佳美味,隱約之中嚐到鹽的顆粒,不知道是否是用海鹽調理,將羊肉帶出甜美滋味。而小羊排靠近骨頭的地方,油脂變多卻不會肥膩,和下層的瘦肉一起咬下,剎然間竟有似入口即化的美妙感覺。Aniki吃著小羊排的期間講述著去吃王品所供應的從來沒吃過草的小小羔羊的經過,我鬧著他,要他去問阿正師傅這小羊是有多小要不然怎麼這麼好吃。阿正師傅出現後這問題得到了解答,原來,阿正師傅他們取的部位和一般坊間取的部位不同,一般取的多半是羊肩膀下來的肋脊,他們取的則是比較靠近屁股尾端上方的肋脊部份。或許正是因為這點不同,才讓我嚐到和以往大相逕庭的羊排滋味吧!

羊排過後應該還有奶油野菇,然,我不專心,完全沒特別注意。再來呢!則是蒜片魚。裹上一層麵衣的魚肉,這回就炸得比起士芋泥來得優,咬起來清爽酥脆,而裹在裡頭的魚肉,保有肉汁,吃起來不會太老太乾很有Juicy的感覺;最特別的則是灑在魚肉上頭的黃金蒜片,還沒嚐到光用看的,還以為它是杏仁片,薄薄的,顏色很漂亮;然,細細嚐來竟發現它是大蒜,這可讓我大吃一驚了,因為基本上,我是不太喜歡吃蒜蔥類的東西,不過,這大火炸過的蒜片,咬起來脆脆的,倒讓我伸手夾了好幾個來吃。我忍不住讚嘆,能把這麼薄的東西炸得爽口酥脆又不油膩,阿正師傅真是厲害呢!


緊接下來的照燒豬肋排也是讓我大大嚇一跳。就字面上來看,照燒的做法應該是屬於日式的;然,這端上來的料理附大片生菜、泡菜、高麗菜絲及辣味醬,再再透露出這是韓式吃法。阿正廚房果然是創意無國界,可以將兩者融合唯一,真是特別。豬肋部位的肉,嚐起來也是多汁軟嫩,我個人是覺得挺不錯的!不過Aniki在品味之餘說:「換成雞肉,可能更讚。」嗯~或許吧!

簡直就像在吃辦桌,這麼一堆菜之後還有個鮭魚親子丼


這親子丼光用看得都可以可感受到它的豐富,金黃的蛋皮絲、粉紅色的烤鮭魚、細絲長條的海苔、一點點的青綠蔥絲再配上大顆橘紅色鮭魚卵,層層疊疊的不免讓人想鼓掌他漂亮的擺盤。它,不光是好看,還是屬於那種好玩的料理,因為要將全部材料攪和在一起才能襯得出它的美味及香味。拌飯的工作就交給一向都任勞任怨的Aniki了,沒想到他搓搓搓的拿著湯匙攪和,沒三兩下所有的材料都拌勻了,其專業的程度都讓阿正師傅讚賞說:「唉呀!太專業了,趕快幫他拍一張。」透過專業級的拌飯,這飯每一口的滋味都很勻稱,香氣十足,好吃的讓J吃了兩大碗(←最後樂極生悲,因為覺得太好吃吃太多,太撐了,難過。)

原本菜呢!到這裡應該就結束了。可不知為何隔壁桌的同事莫名其妙的叫了兩碗滷肉飯,在我們派Aniki去偷挖兩口回來試吃後發現,這滷肉飯還真香,迥異於一般的五花肉所做成的滷肉,這滷肉飯幾乎是瘦肉組合,可滷肉醬汁非常非常的香,配上切的小方塊的脆瓜,當場讓我們叫服務人員也拿一碗來這給我們這桌的人分食。

甜點部份,就不是那麼合我的意了,是做成塊狀的草莓幕斯。用草莓做材料的甜點,一向都很得我的緣;然,或許這慕斯做得清淡,草莓又是屬於那種淡淡輕甜的清新型,因此即使果肉不小,和慕斯交織出來的味道還是不太合我的意,只挖了一口即作罷。席間,P感嘆好想吃它的芋泥糕。心動不如馬上行動,我們馬上招來了服務人員請她們弄一份小的給我們解解饞,沒想到,殘念的很,阿正廚房這是很講究季節性的,食材季節一過,東西就不供應,所以,看起來很好像很美味的芋頭糕,吃。不。到。

除了料理之外,在阿正廚房裡可以經常看見阿正師傅在餐廳內走動,讓人感覺蠻性格的阿正師傅,其實相當親切,不僅會端菜上來,遇到客人有疑問的時候也會大方的說明桌上的料理,食材是出自哪、是怎麼做的。也於是,在食用的同時會更加了解到原來看似普通的一道食物裡(如滷肉飯)竟隱藏著很多的學問,才會讓人吃得眼睛為之一亮、驚奇不已。難怪這家餐廳會被受好評,我突然想起以前在學校老師說的:「一個成功的Chef,不僅只是要會做菜,還要適時的和客人交流,這樣才會知道自己做出來的東西會得到什麼反應。」我想,阿正師傅就是這樣,讓人感受到他對料理的用心及熱情,也在乎大家對食物的反應及意見,才會越做越精進,大家也才會對其手藝讚不絕口。


後記:
吃完這餐,突然覺得,好吃的料理還是要找對人一起分享;如果盡找一些「吃東西嘛!不就吃飽跟沒吃飽而已嗎?」的那種人一起吃,那無疑是史上的大浪費。我坐在嘎嘎角,望著另一邊嘎嘎角一直喋喋不休,菜一來就往嘴送,再繼續喋喋不休,好像也不知道好不好吃的那四個人,頓時心在哭泣OS道:「唉~~真是浪費,省下你們的Budget,我還可以點個伊比利火腿或酸菜鴨片湯來吃吃咧!」又,在阿正廚房內用餐,佐餐的飲料,建議不要選果汁,雖然他的現榨果汁很出色。阿正的菜,味道層次很耐人尋味,以我個人感覺,果汁會擾亂口感;誇張點來說,我是覺得這樣對菜色本身真是大不敬,很浪費。


【相關資訊】
在哪裡:北市敦化南路二段81巷20號(沒記錯的話,翁財記大樓旁邊的巷子)
打電話:(02)2702-5277
幾多錢:皇恩浩盪,此餐,不用出錢,0元。請大家自行參考菜單,上面都有價錢。

20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你1000大洋.我要一份一模一樣的菜單.要不.就哭給妳看喔.

吃不到就哭的小拉

小魚說口亨! 提到...

天哪,阿貝貝怎麼一天到晚在吃人間美味?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看過很多介紹阿正廚房的文章,就屬阿貝寫得最詳細了,還是忍不住豎起大姆指,說讚啦!

P.S.幸好阿貝是17日去吃,不然呀,我可能會跟張小拉同學一樣,哭給妳看,呵呵。

Rebecca 提到...

◎親愛的哼小魚
唉~~告訴妳,不是17號,是18號吃的,你看日期就知道啦!我的習慣是當天發生什麼事,即使後補也是會po在當天,算是我小小的龜毛堅持吧!
唉~~妳有所不知,老是在吃就不是好事。會去吃東西,而且是自己出錢又貴三三的那種,肯定就是心情不好需要『食療』。所以,也不見得是好事啦!而且吃完還要減肥,真是有夠辛苦。

◎親愛的小樂小朋友(拉什麼拉,明明就是樂)
我想,1000大洋可能很難搞同樣一份出來。這是拖人多的福才SHARE出來的結果。妳真是愛哭,不就要去吃蛋捲了嗎?那個,也是美味啦

CGS 提到...

「吃東西嘛!不就吃飽跟沒吃飽而已嗎?」
這...這...這不就是在說我嗎?:P
這下真是糟糕了,和小橘、迴紋針、愛咪...等高手一起用餐時,我最好是安靜一點的好...:P
以後不敢和阿貝貝吃飯了...:P

Takol 提到...

餓?半夜十二點看這種美食報導,真的很讓人痛苦不堪。

阿貝實在很厲害,寫美食網誌不但圖文並茂,而且分析透徹。最重要的是文末對於美食鑑賞的心得,更是點出了重點:吃美食要找對人。

很遺憾,我就是那種,吃東西塞飽就好的粗人。看來在我的網站裡是絕對不會有所謂「美食報導」這種形態的文章出現了。

amykaku 提到...

我和這裡的留言系統犯衝
不小心又要變成無名氏了..

原來阿貝也去阿正廚坊品嚐了
很高興你喜歡這裡的菜色
愛咪禮拜天晚上也去吃了一頓
但是因為寫他們家的次數太頻繁了
還在考慮要不要寫當中-_-|||

阿貝現在有點想吃雞蛋沙拉堡 提到...

◎親愛的愛咪
還好還好,這次沒有成為無名氏。我曉得妳星期天有去吃;寫食記是一種感覺不是嗎?如果妳想寫,那就盡情書寫吧!即使妳去了很多次,在妳家也看過很多阿正的書寫,我還是看得津津有味啊!因為,每次妳去吃的東西都會有點不同,可以參考啊!而且最要緊的是,因為妳會和阿正師父聊天,所以看妳的文,就會了解到阿正師父是怎麼調理那些菜餚的,我覺得,挺好的啊!

妳的一品花雕雞的文,可是讓我們這邊的小樂樂一直喊著要去吃呢!(小樂樂是誰?最上則那個吃不到就要哭的)

◎Dear Takol
再框噹一次!唉唷!不要說「粗人」啦!就興趣不同而已啊!沒有所謂的粗不粗人。基本上,我是那種貪小便宜心態,因為是吃不用錢的啊!所以就很想貪那些不認真吃東西的人的小便宜。(我....我....我反省。)

網路上有很多非常會寫的寫手呢!每個都是圖文並茂而且讓人看了馬上就想飛奔去吃的說,像在你下面留言的愛咪就是喔!

◎Dear CGS
框當!你這樣說,我就尷尬了。少了你,美麗的食物拍不出來大概也很無趣。所以,別這樣啦!下次大家一起去。

小魚最近吃個不停 提到...

(哇!!!!!!!大哭,阿貝貝替我去吃生日大餐~~~~~)

唉,我就是動作太慢,318那天吃吃吃吃個不停,那天晚上吃了家很有氣氛的餐廳,我到現在還沒補上來說。(啊會不會拖太久了一點?)

還有還有,「一品花雕雞」是列在我高度期待的Wish List上的地方,天天大排長龍喔。

CGS 提到...

阿貝貝既然這麼說了,
那就等 Duncan 回來,大家聚餐幫他接個風,
順便看能不能領到一點紀念品好了...^^
(不過我很清楚領到紀念品是痴人說夢話:P)

basil 提到...

Dear 阿貝,
去了阿正好幾回,從來沒嚐過那松露蛋捲。
看你拍的照片,讓人想吃的流口水呀...
下次也要來去預定。

小b

荳子 提到...

剛從大陸回來.看到妳的介紹...
真餓~

荳子 提到...

TO CGS,
我猜Duncan 是不會去的吧! 他最不喜歡吃吃喝喝了...
除非你請他吃..嘿嘿. 順便請我囉!

Rebecca 提到...

◎Dear 荳子
喔!他不喜歡吃吃喝喝啊!好吧!那去他家看報導好了。

◎親愛的小B
唉~~我忌妒,看阿正師父的留言版,他有留芋泥糕給妳,哇~~我們都吃不到。唉~~不曉得啥時才能吃到芋泥糕啊!

◎Dear CGS
咦!我可以跟你們一起吃飯玩耍嗎?哇哈哈哈~~(高興兼得意)。領紀念品我是沒想過,沒能出去玩,聽聽時況轉播也好

◎Dear 最進吃不停的魚
唉呀!說真的,我補得才慢。拜託,巴黎都玩多久了?一年半,結果呢!寫出來的東西寥寥可數,這個才是拖得久,而且拖得超久。至於一品花雕雞啊!哈哈!我還真的不知道這家,看了愛咪的食記才知道的,所以,你很厲害喔

阿正 提到...

到處串門子
不小心串到你這來
喜歡你的文采?
好像蠻不在乎的口吻下
隱藏著沒得妥協的意識....?
品味?一文,深得人省思,值得喝采

我是阿正
你是表情很豐富那位嗎?
(突然又想不起來了.呵呵....)

你說的酥炸芋泥乳酪的皮
我再來想辦法克服

至於松露蛋捲,因為那天人多,
所以多加兩顆蛋,但松露的份量依舊....
松露有著無法形容、又有成千上萬各家說法的味道,
也不是所有人都喜愛、且絕對好惡的物料,
我也較支持,所謂"某種荷爾蒙"的說法?形容的很好
不過相較於在法國吃新鮮松露而言
店裡的風味還是略遜一籌?鮮度問題
真正要吃好吃的松露還是得在產季去產地吃才好吃

至於"法式羊排"一詞,那天說得有點籠統,再來一次?
一般飼養半年以下處理的稱之為小羊
小羊排又區依部位不同有?
小羊肩排與法式小羊排兩種
整個羊排取下後分成二分之一
前端靠肩胛骨部位稱羊肩排
後端靠近腰部的稱法式羊排
所以所謂"法式"?係指那個部位,無關烹調
而台灣由於兩者價位異蠻大的
所以許多貿易商都很含糊帶過泛稱小羊排來販售
所以....以下自行想像....呵呵呵..

Rebecca 提到...

汗汗汗
親愛的阿正師傅,
沒想到在這邊看到您的留言。完全不下廚只會吃東西的我只怕是大放厥詞,不禁還是汗汗汗~~
關於酥炸芋泥乳酪的餡,我真是很喜歡,至於皮,真的是要多咀嚼兩三口,有點小可惜。
阿正師傅您說的好,其實,我覺得「某種荷爾蒙」這形容詞真好,講費洛蒙,誰知道啊!不過,又怕講得太詳細有人會因此嚇跑不敢去嘗試。我個人是覺得試試很好啊!試了,知道是怎麼回事,喜歡與否,再說嘍!至於吃好吃的松露啊!呵呵~~那得努力存錢,存很多前才可以去產地吃;還有,大概也得學法文,只會看truffe(唉唷!這個好難念),大概不夠。(笑~~)
謝謝阿正師傅正解法式羊排部位,現在也知道原來這裡的法式不是指烹調,是部位不同啊!前幾天和另外個朋友聊到,她也有去您那吃飯呢!吃完之後跟我說你們的法式小羊排是她到目前為止吃過最讚最美味的。
再過兩個星期又要去叨擾您了,當中,有人吵著要知道松露是啥味道呢!所以可能要麻煩您了。

匿名 提到...

呵呵呵...其實勒.

松露的故事正如阿貝貝說的,

完全是因為吃到了"不知松露是何味"的松露蛋捲,蛋捲裡的松露,不知是因為溫度過高而失去了香味,還是放的量太少了?? (<--因該不是這個原因)油太多,總之只有蛋味,完全沒有其它香味,讓小拉十分的好奇,到底什麼是松露?的香味?
再加上同行的糖果姐姐,在吃了別道有加松露的料理後,臉上露出了"原來這就是松露的味道"的那種恍然大悟的表情,讓人家小拉真是好奇的不得了...

在這種情況下,凹著阿貝貝請了顆Godiva純松露巧克力,卻.....只有巧克力味而沒有松露味(小拉雖然沒吃過松露,但,就是知道不是那個)??這種想知道卻無法得知的感覺,真是弄得小拉心癢癢的..好奇的不得了..不是對松露著迷,但,它,現在對小拉,有一種想要馬上一探究竟的神秘感...(ps.都怪阿貝貝啦)

老實說,也許松露的味道,小拉並不喜歡,但,總是要試試看,才能一探究竟,在這種情形下,凹著一堆苦主,要陪小拉吃阿正去了...

To 阿貝:小拉很任性要點菜啦~
1.松露料理(蛋捲也不錯,但,份量不要那麼多啦,一半就好了,小拉每天早上都吃一顆蛋了),
2.東坡肉,滷肉飯,
3.小羊排(<-小拉不愛吃羊,但,這次也想吃吃看),
4.芋泥糕,
5.好像還有一個好吃的雞腿(?忘了)
6.伊比利火腿,
(亂點中)以上,全是亂說的啦,混一起吃真得怪怪的....而且會很可惜,浪費食材吧。

其實,都好,菜,好吃最重要。

越吃不到就越想吃的小拉

Rebecca 提到...

◎可怕的小拉
妳...妳....妳這是什麼菜單。會不會點了太多肉???還有,那個雞腿,是玉米雞腿吧(汗~自己也不確定中)

愛吃肉的小拉 提到...

對耶!
我都沒發現.我~愛~吃~肉~喔。
p.s.不要再叫我小樂樂了啦,要叫小肉肉喔!~耶

匿名 提到...

阿正廚房是個有削凱子嫌疑的餐廳

朋友要請吃飯,我推薦去阿正廚坊。我先到後告訴點餐的黃小姐是朋友請客,並詢問點餐方式。黃小姐建議我們三人各點一個主菜來分享。我們接受了建議,點了一個牛排及一個干貝類的海鮮,菜單上標價各是680元,又點了三個開胃菜及一大盤沙拉。黃小姐回來告訴我們因為缺香料,建議我們海鮮改為煎魚炒菇,我們也同意了。結帳時因為金額很高,檢查帳單才發現牛排是1.5份,煎魚炒菇要價2,100元!朋友當然滿口說沒有關係。回家的路上愈想愈不對,打電話去問黃小姐為什麼。她說因為她覺得一份牛排三個人分不夠,所以自做主張點了1.5份;煎魚因為用的是牛頭魚,這魚的價格是「時價」,而且是要整尾點,她點餐時有告訴我要用牛頭魚,我「應該」要知道它的價格,而且「應該」知道它必須整尾點。
我覺得這是削凱子的辯詞,如果一份牛排不夠分,她為什麼要建議我們點來分享?如果覺得應該點1.5份,難道不需先問過我們?因為他們缺料而建議我們改的菜,如果與原來點的價格不一樣,難道不需要告知?更何況替換的是菜單上沒有列出的菜色,價格超過原來三倍的菜,連問都不需問嗎?她有提到用的是牛頭魚,我就應該知道它的身價,她不需要告知?
我們被當凱子,搞不好我的朋友還認為我是騙子(帶他們到這麼貴的餐廳請我吃飯),現在還要因為不知道牛頭魚的身價與必須全尾點的規矩而被當傻子?
黃小姐剛開始還不認為她有錯,只認為是溝通不足,後來才道歉,理由是「她太自信了,認為是為我們做了很好的安排,只是疏忽沒有事事都先經過我們的同意」。你們覺得可以接受這樣的道歉嗎?我認為她們就是趁機敲竹槓而已。

阿貝 提到...

◎Dear Dear
不在當下,不在其中,也不知道你們的溝通過程,所以,no comment